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13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3



“你来了啊?”


蓝河拧眉望着叶修。这人眼底映着一星红光,嘴角挑起笑意,像战火中胜券在握的帝王。

“你一点都不惊讶?像很有把握我会怎么做似的。”

“哪里话,随便一猜,正巧猜中了,真是好运气。”

“凑巧登上你们老板娘的号,又凑巧碰见我?”

“那必须是故意的,哥都说了是在挖你墙角。”

“⋯⋯你——唉,当初让我帮你管兴欣,现在还让我帮你调剂兴欣和嘉世。看上去异想天开,你又好歹知道防着我。说起来,嘉王朝和兴欣都急求发展,但现在挑拨公会关系,只能说顺水推舟。何况我是蓝溪阁的卧底呢。”

叶修仍是好整以暇的表情:“哎,你确定你还要把自己算成卧底?”

“——我呸就冲你这语气我也得坚持我是卧底!士可杀不可辱!”蓝河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管你怎么想,这些事你说之前,我都没怎么想过⋯⋯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伸出两指盖住叶修的那双眼睛,于是兴欣网吧门口的这幅易拉宝不再略带嘲讽地同他对话,重回一个平面化的陌生人。披着兴欣队服的男人左手虚张在键盘上,极有控制力的手型,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语声:“你好啊,嘉世是输了,也别来我们兴欣搞破坏啊!”

话里却是调侃的意味多些。蓝河急忙转头,看到网吧门边一个姑娘正抱臂看他,大概是网吧小妹。H市毕竟也是嘉世的地盘,在刚刚结束的比赛里,嘉世主场对蓝雨6:11告负,身为蓝雨随队人员注意人身安全是常识,他下意识地紧了紧外套,以防穿在里面的蓝雨应援T恤露出来。

然而他的动作却显然被姑娘误会了,那姑娘扑哧一笑:“别紧张啊,我又不是Alpha,吃不了你。”

蓝河嘴角抽了抽:“谢谢啊,可我是Alpha。”

姑娘“哦”了一声,盯了他两秒,问:“上网还是观光?”

“观光?”

蓝河是疑问句,但姑娘却一本正经地点头道:“那好,看见那边左起第一台电脑了没?叶神最初在那里战斗过的,上机额外加五元。楼上,参观叶神曾经战斗过的房间,15元,留影另加5元⋯⋯我们兴欣可是很穷的。”

网吧里乌泱泱的满眼是人,比一般网吧更吵闹些。漂亮的战队老板娘忙着打扫,和几个客人说笑着边把一簸箕瓜子皮花生壳倒进垃圾桶, 蓝河对姑娘的话将信将疑,但那最后一句却听着格外耳熟,他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那是在刻意模仿着叶修的语气。

“你是兴欣公会的?也是网管?”大概只有兴欣公会的才会学这种大言不惭的口气⋯⋯说多了都是泪。

姑娘吐了吐舌头:“我是公会的啦,但我不是网管,刚才是在逗你,别生气。我看你不像来上网的。”

“嗯,就是来看看。”

“我跟你讲,你如果多来几次,跟老板娘搞好关系,她说不定就带你去看一眼叶神战斗过的屋子啦。如果去偶像待过的地方,就能更了解一点他的这种感觉⋯⋯不是作为偶像,就是一个人⋯⋯哎呀我说不好,但果果肯定懂。她可是个好老板啊。”姑娘朝街对面的嘉世旧址撇了撇嘴。

“那可真好。”蓝河诚恳地说,随着姑娘的动作也微眯起眼看向街对面,“那边现在是什么?”

“什么啊,你不是本地人。那边早就是电器公司了。”

“电器公司?这个时间还有人吗?”

“没有吧⋯⋯”姑娘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扑哧笑了,“脑残粉呐?你要想去的话,听说楼侧边的楼梯是可以爬上去的,但那上面什么也没有,一个小天台而已。”


站在曾经的嘉世大楼下,蓝河心说大半夜跑来真是没什么道理。这样一个奇怪的境地他时有经历,即他得停下来思考起初的一点初心,情随事迁后是否依旧,而答案是肯定的,便心情安定地继续走下去。说好听点,他这叫始终真诚,不好听点,就是健忘而轻信。

脚步踏在铁楼梯上,秋夜萧索的楼房间响起空而圆润的回声,像敲起铜钟,咚,咚。走到将近三层半时他停下来,凝神细听,整条楼梯随着他的停步重归寂静,只有他轻微的喘息声。

他有点好笑,喃喃对自己说:“许同学,你这不是犯贱么。”

四楼的小天台果然空无一人。凭栏眺望,铁栏杆被摩擦出近乎于新鲜血液的气味,风掀开铁锈,呜呜,呜呜。这调子让他有点茫然,刚才在街对面以为看见这楼梯上有一星火光,很可能就是旁边一扇窗户反射的街灯。

在刚刚结束的比赛中,擂台赛上战斗格式以66%的残血打掉了流云的89%,险些一挑二。战斗法师一套套流利的连招,卷起神佛难挡的气势,战斗激烈处解说潘林更是激动地喊出:“这就是新嘉世!嘉世斗神会再现吗?!”

这支大换血后的战队仍未建立起完备的战术体系,团队赛将新嘉世的这个缺陷暴露得很明显,但希望之光明亮坚定,嘉世队长邱非操纵的战斗格式,沉稳坚毅的风格和扎实的技术,让现场的嘉世粉热泪盈眶地高喊:“嘉世万岁,永世荣光!”

黄少天在比赛结束之后一路喋喋不休,那个邱非开始从叶修一手教出来的风格转变出自己的风格了嘉世再过两年又是劲敌啊叶修这人丢下的烂摊子现在都茁壮成长了也不知道叶修在没在看比赛欣慰吗感慨吗。

说是对未来劲敌的感慨,但分明是有点高兴的。

蓝河作为荣耀玩家,自能将心比心。黄少天数说战斗格式和当年一叶之秋打法的种种异同时,蓝河在旁边搭话——他朝苍天发誓他也就顺口搭了两三次话,但黄少天就像坏掉的滚筒洗衣机一样滔滔不绝。

卢瀚文哀怨地看着蓝河:“蓝桥哥,你要想听叶神的故事让喻队给你讲好不好,我才16岁啊正是大脑发育的时候,刚打完比赛就受到精神攻击,还能不能好了。”

满车人不客气地全笑开了。

蓝河边笑边摇头,我又不是叶修粉,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他有点疑惑了,爬上楼梯时他在期待什么。劈头就问你看到嘉世现在⋯⋯这都是没法问的问题。他究竟想问什么?然而若不是必问不可的事情,又何必为街对面看见的一点火光就爬上楼来。抽烟,那可以是任何人,何况这里根本没有人。

楼梯下秋夜更深,萧索地敲着空而圆润的回声,咚,咚。还剩几级台阶,落叶和灰尘在地面上打着旋儿。

他突然愣住了。

有人靠着墙,嘴里叼着的烟上,烟灰积了老长。

那人看见他,微微地笑了,烟灰竟还稳稳挂在原处。

“你来了啊。”

叶修说着,微眯起眼,眼底映着香烟的一星红光。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我的恩师教导我,写不出时不硬写。

我说,真是精辟啊老师。

遂安详搁笔卷起被子双手交叠躺倒。

我至今不知道每天下午两点到六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


我曾经以为写文这件事是凭意气,想写写,写到不想写为止。但认真写起来发现,就像天下由兴趣而起的诸事一样,它会演化成与自己的角力。枯坐,咀嚼,痛击肉麻、虚伪和愚蠢。多一分认真就多一分痛苦。

⋯⋯目前的策略是:硬着头皮写完,再回头来好好修改。

真虐啊,我又想睡觉去了。

就像我希望我能永远拥有诗意的世界一样,我也希望对自己永远真诚。这不很简单,却也不贪婪。


但无论何时都要说:非常、非常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22)
热度(11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