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12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2

 

“老板娘你这是要不行啊。”

“乱战呢别打岔,我知道你行你倒是上啊!”陈果怒。

“成啊我行我上,借我来一把?”

“自己抓个马甲号去!”

“这不是怕你死了么,等我上线你都死两回了。”

“去你的!这么乱怎么给你接手操作——”说话功夫,逐烟霞视角巨震,血条又心惊肉跳地薄了几分,陈果再顾不上叶修,连呼牧师。小回复术的光芒中陈果正想操作走位,屏幕上逐烟霞却突然毫无征兆地抬炮,一发卫星射线豪迈地轰中了对面三人。

叶修左手赫然已经抚上键盘,这人居然还有余裕用右手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在陈果的瞪视下赔笑道:“不点燃不点燃,我就叼着。老板娘,你一个Alpha离我这么近,说不定我一会儿就吃不消了啊。”

陈果一犹豫,转瞬被叶修就位。

这人还利用起性别优势来了?

三周前,兴欣对战蓝雨赛后复盘时,叶修在比赛视频回放到他那个致命的失误时按下暂停,两指敲了敲屏幕,说:“这是我的失误,抱歉。有一件事我应该早点说。”

“我是个Omega。”

那一刻陈果觉得自己听见了不止一声放心的吁叹,甚至没有人追问叶修的性别问题会不会导致日后更多的失误,他们都这么信赖叶修。而在他们之前,也有战队这样依赖他,她想着,下意识地向窗外望去,才想起外面早已不再是嘉世。

但兴欣不会重蹈覆辙,她对自己说。这个赛季叶修有时缺席团队赛,全队指挥交予乔一帆,然而乔一帆却先忐忑起来。治疗安文逸一推眼镜说没事,你死了还有我们。

这话最轮不到他一个牧师来说,但兴欣牧师已由联盟公认最弱变成联盟公认的难搞,叶修打下的基础根深蒂固,而这个赛季他在有意识地消弭自己对兴欣的影响力。十一赛季的兴欣除了训练营以外,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战队在走向更长远的发展,陈果却有时觉得自己还是两年前一个普通的小粉丝,担忧这些过渡所蕴含的征兆。

对战蓝雨次日,陈果打开《电竞时报》,大标题赫然是“叶修,失误?”,叶修不知何时绕到她背后,啧啧调侃新闻内容,声音却突然一变调,难得地着了慌。

陈果听见了,狠命地擦眼泪,但大标题却不断融化在一片水汪里。受不了这个的标题啊,她刚咧开嘴就抽噎住了。两年了,粉丝心态依旧,叶修拍着她背给她递纸,不住地在她耳边说着“没事,真没事,老板娘别担心,没事,别哭”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地哭得更厉害了。


叶修却并无避讳。他操控着逐烟霞,不忙重火猛攻,绕场走位避开了所有伤害,陈果急他为什么不攻击,他好整以暇:“我职业高龄啊。老板娘,这怎么打上了?”

“说来话长⋯⋯”陈果也学他好整以暇,却眼见逐烟霞头上顶起一个文字泡。


逐烟霞:什么情况?


陈果一口气憋在胸口,看在逐烟霞被人操作的份上又不敢掀叶修键盘,象征性地猛拍电脑桌。

很快有人回答:嘉王朝找沉玉的事儿。


逐烟霞:沉玉?

绝色回:嘉王朝金香和沉玉杠上了


“绝色彻底来咱们公会了?”陈果辨认着回话的角色,“他很久没出现了呀!”

叶修咬着烟笑:“能拉早拉来了。人家现在出现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我前两天在论坛上是看到他开大号为你说话⋯⋯等等你看过?”

屏幕上逐烟霞赫然顶起一个文字泡:因为荣耀论坛上那个帖子?


绝色:是啊,都快成公会战争了

绝色:不能真的坐视沉玉一个挑嘉王朝一帮人啊

一个叫马后炮的枪炮师远远吹了声口哨:“那必须,绝色可是沉玉的男神。”


“现在她的偶像和男神都来帮她打架了⋯⋯”陈果喃喃。

叶修轻笑:“你跟沉玉关系不错吧?偶像和男神都来帮她打架了,问问她开不开心?”

陈果正不知怎么评价,就听叶修头上的耳麦里传来一个大惊失色的声音:“卧槽怎么是你?!”

陈果这才意识到叶修那话不是对她说的。这人已经打开了麦,对屏幕那头的绝色说:“是我啊,杀到第几回了?”

“第五回⋯⋯你你真的看过那帖?”

“嗯,看到了。”

绝色那边传来一阵模糊的杂音,掉头就往战局最激烈处跑,然而逐烟霞的炮火始终如影随形地追随他的攻击,直到绝色无奈道:“大神你跟着我干嘛⋯⋯”

“策应你啊高手。”

“你可以⋯⋯多策应策应全场⋯⋯”绝色说这话的语气像是随时准备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这不是要挖你墙角吗。”

“你——”陈果和绝色同时出声,然而绝色卡了下壳,迅速继续道,“不可能,你别想了。”

“哦?等沉玉杀够金香七次之后,你再回蓝溪阁?”

那边却沉默了,只有战场炮火纷飞的音效传来。许久,那边人才开口:“大神,你在怀疑我?”

“怀疑这个词用得⋯⋯”

嘉王朝真会让兴欣杀过七次了事?一个卧底的好机会。

“我知道你来打架是看在沉玉的面子上。”

“这件事归根结底是她的事⋯⋯你知道?那你希望——你希望我也做点什么?”

“你说呢。”


突然,战场上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文字泡一瞬间刷了满屏:五!

“跑!”陈果吼了一声。兴欣的人呼啦啦撤离战场。

叶修一拍大腿:“哎呦,还是被他跑了。”

“⋯⋯你不把他踢出公会?”陈果想起蓝桥春雪在论坛上被排了一串串YOoooooo的发言。抛开阴谋论想,没准那纯粹是看在沉玉妹子的面上说的呢?没准绝色现在的目的就是追沉玉妹子呢?

“先看看呗,”叶修伸了个懒腰,“他这不还帮咱们打架么。”

“万一有什么状况,伍晨会发现的。”陈果的语气更像是一种确认,叶修一定把所有的可能都考虑进去了才做出这个决定。

“那是啊,你在担心什么,老板娘?”

没有叶修盖棺定论就不放心,要命的小粉丝心态。陈果甩头就走。

“哎,老板娘——”

“今天晚上网吧转播嘉世对蓝雨,我要去看着点。”

“——游戏账号卡不退啦?”

“⋯⋯你帮我退了!”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新西兰的wifi深深嘲弄了我,八天连接上免费wifi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并不是因为卡文才这么久不更啊(说着鼻子就长得戳破了屏幕

预感到写完这篇文之后的自己简直会不认得开头时的自己⋯⋯其实那也挺好的。

一直很怀疑努力的边界。扫到非常OOC却又能看出作者满满热情的文,有时会想:倘若她再热情洋溢地写五年,会像一些被挂的写手,写了几年仍然致命地OOC下去吗?于是惶恐自己眼上生着自己罔顾的疾病,走了很远的路却仍旧在原地打转。

说实在的,我怕自己会无法弥补地差下去。

旅行和酒是逃避未来的有效方式,可惜未来是不定的光,终有一天会照进来,除非人死了永远藏在土里。

今天和人聊天时,听说一个几面之缘的人的死讯,十七岁而已。这件事显得与我无关紧要却又息切相关,上次见面还在冬天,天很晴很蓝,阳光把北京城所有的屋瓦照得亮晃晃的。

告诉我这件事的人,在那时甚至称不上朋友,牵连着许多我不敢奢望的妄想,而今都照进了现实。QQ列表里曾经以为终将遥不可及的人,负疚抱歉的人,萍水相逢的人,如今都熟稔亲切。

我这才想到,原来在我身上竟也有应验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感慨万千。



评论(14)
热度(11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