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11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1


那之后,叶修在他该出现的地方出现,比赛转播、发布会、新闻。蓝河想从生活中剪切掉这个人时,只需要点一下鼠标。一切照旧。

最初的几天,他登陆荣耀时会出现一刹那的错觉。他专注地盯着载入账号的进度条,仿佛蓝桥春雪载入完毕时,他的消息栏里会突然暴起一连串的叹号,君莫笑又杀来神之领域了速度速度坐标(XXX,XXX)。

但是当然没有。叶修现在也不敢把君莫笑牵出来遛了,蓝河推测他应该是很少上网游了,职业高龄又经历了上赛季的剧烈消耗,理应休养生息。何况这个夏天退役的蓝雨元老魏琛投身兴欣公会建设工作之后,在网游世界将其下限袒露得淋漓尽致,哪还用叶神出马。

这天蓝溪阁本已接近抢杀的Boss被魏琛在最后关头牵走,屏幕上蓝桥春雪的视野变成灵魂视角时,大势已去。蓝河一声叹息摘下耳机,疲惫地闭上眼。突然有人从后按了一下他的肩,蓝河头也没回,闭目道:“这位元老真是一点情面都不带讲的。”

“你看起来不太好。公会里有事?”

屏幕上蓝桥春雪没有选择复活,空空俯视着人各四散的战场。

蓝河睁开眼,回头笑了笑:“公会里有事大春你能不知道么。没事,可能有点感冒。”

“那早点休息。本来轮到你这周末随队,改下周?”

“不用,真没事。”

春易老眉头蹙起,终究没多说什么,重重拍了拍他肩,走去把漏着一条缝的窗帘拉严实。秋意渐深,雨季迟迟不褪,G市像泡在浓重墨水中的一副假牙。

蓝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大春,你觉不觉得黄少最近来网游部的次数变多了?”

“没觉得呀,”春易老还没说话,他旁边入夜寒已经笑嘻嘻抢答,“蓝桥你最近和黄少PK次数多了来秀优越是不是?”

蓝河当然不能放他小子嚣张,当即挑衅回去:“嫉妒了嫉妒了不是?”

春易老思索过后,慢慢说:“还好,可能是常规赛压力不太大吧。”

在春易老探究的目光中,蓝河冲他又笑了笑,转身面对屏幕。窗帘闷住的机房里,情绪像潮凉的洗不干净的旧衣服裹在身上。

他下拉QQ面板,点开最下端一个以省略号命名的分组,(0/1)。鼠标在那个灰暗的歪斜的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

黄少来我们网游部的次数突然变多了,还老找我PK,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荒谬。他在心中自己先回答了,答非所问。黄少找你PK,还不高兴?啧啧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笔言飞冲咖啡路过蓝河旁边,正看见蓝河屏幕上荣耀缩了小窗,心不在焉地敲着鼠标,他忍不住凑上去问:“我说蓝桥,我看你印堂发黑煞气逼人你是不是发情期到了?”

蓝河呼地摘下耳机扭头像看神棍一样看着他。

“哎呦你别揍我,我认真的。我知道你是Alpha但据说这类事会因为个人身体情况变化而变化你最近不是感冒嘛,去药店看看买点药呗。”

蓝河呆呆盯着他,笔言飞直觉得背后发毛,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旁边春易老也竖耳朵听着呢,压力山大啊,郑轩选手的声音在他脑子里说。

“我去飞飞你太机智了!”蓝河整个人都亮起来了,一把按上笔言飞的肩。

笔言飞痛号一声拍开他的手,隔空喊春易老:“他们这群Alpha发情期的智商也会下跌吗?”

春易老不动声色地冲他比了个拇指。


下班之后,蓝河真的在药店的OTC区找到了Alpha平复剂。从药店出来时,天降大雨,他心情却好得很,索性冲进雨中一路狂奔,淋了个痛快。到家他将湿衣服甩在地上,呼吸松快,被积沉终日的暴雨从头到脚冲了干净。

他像个真正的病人似的早早爬上床。

窗外秋雨不绝。

这么长时间以来头一次,他躺在这张床上,感到慰藉,平静而赤裸,有如溯游在黑暗的河流。大半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再度降临,这张床上发生的很多细节洇成模糊一片,惟有关于气息的记忆如烟雾盘桓。

气息是有生命的,在他四肢游窜,引导着他的动作,将身下人浮动在潮红中的脸孔冲散成蜉蝣的细节,炙热的冲撞有如碎陨打入他体内。碎陨游动,在脑海中拼凑成一张模糊而完整的脸孔,每一个特征都和他在比赛转播中发布会中新闻中看到的一模一样,然而这脸孔是温热的,变动的,不再是电波所能传递的范畴。电波只传递象征。

他闯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无法倒带,无法剪切。重重包裹的情绪像新生的丑陋婴儿一点点袒露开来,清醒异常。

终于,他还是鬼使神差地爬起来,坐到电脑前,登陆荣耀。

黑暗像猫睁大眼睛凝视着他。



就像那个关于妇科男医生为什么迟迟没有女朋友的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那样,蓝河下班后再登陆蓝桥春雪的次数渐少。十区蓝河的会长号已经交还了蓝雨俱乐部,他犹豫再三,还是隐身登陆了那个小号绝色。

兴欣公会频道很热闹,讨论着这周末刚结束的兴欣对烟雨比赛。兴欣11:8胜烟雨,叶修擂台赛险些打出了一挑二。


月中眠:说什么叶神打不动了的,都是放屁

暮云深:霸图韩文清也没退,张佳乐也没退

暮云深:嘿嘿,他们都还能打着呢,轮不着咱们担心

月中眠:叶神还能再挑他们几十次!


这两个兴欣公会的老会员,公会起步时帮蓝河分担了不少工作。月中眠妥妥的叶神脑残粉,又憋不住爱得瑟,添油加醋连带显摆资历地说起大神建群的那个传奇年代,千机伞所指之处,众公会节节败退。叶神领着大家打守护魔神那身姿更是被他描述得玄乎其玄。

又一个老熟人田七冒头,乐呵呵道,你快把叶神描述成守护魔神了。

群众一排刷屏的表情。月中眠继续得瑟,守护魔神哪有叶神厉害。

蓝河喝了口水,意识到自己在笑。湿润的雨意透过厚重的窗帘洇进屋来。

叶修的传奇像远古生物巨大的遗骸一样盘踞在十区大陆上,每当有玩家洋洋自得地翘起尾巴,就有人淡定地一指副本纪录榜首说,那才是大神,挑得过么。连带着他蓝河也成了传奇的一部分啦,传奇故事必不可缺的配角。

这样的故事只能存在于难以触摸的远古。

如今他们这些配角还活跃在十区大陆上,公会列表顶端君莫笑的名字似乎将永远黑沉下去了,故事往往都是这样。他们是传奇的背景、见证者和传诵者,和传奇本质上是两样事物。

会长晓枪居然也不在线。蓝河知道这是叶修挖去兴欣的职业选手,伍晨。第九赛季挑战赛那段他很关注新闻。

原先没在意过的举动,经过那么一桩乌龙之后样样变味。他的生活或许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铺好了温床,等待那一晚意外的发生。哪怕他用了重重措施阻隔,却依然有什么遗漏了下来。独一无二的,模糊的,在南方连绵的雨水中膨胀着。

乃至黄少天最近常来网游部串门这件事,说实话,黄少话很多人又自来熟,PK完跟蓝河勾肩搭背去食堂吃饭,这种熟络根本不带咄咄逼人的目的性,蓝河怎么可能不高兴。

但是烦啊。

真的烦。

 

田七:说起来,还有一位高手你们还记得吗

田七:最近好久没看见绝色上线了

浅生离:不知道当时是叶神从哪里请来的

浅生离: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就把公会打理得很像样了

田七:那真是位高手


几句话炸出一群小姑娘。

呜呜呜怎么能不记得啊那才是我的男神真绝色啊,教人带本有耐心说话可温柔心都快化了,怎么见不到他了呜呜呜。

蓝河不自觉地微笑了,没想到大神还真没驴他。

这时有新人冒头插了一句,谁带我瞻仰一下纪录呗。

哪儿的啊?

冰霜森林。

又是一个十区风气,下副本不说打本,说瞻仰纪录。

蓝河一笑,把状态改成在线。


绝色:[微笑]


轰隆。窗外电闪雷鸣。

频道里像发生了一场爆炸,一排排表情问候瞬间就把他那个表情刷没了。

蓝河继续打字,说最近忙,上游戏少了。副本加一个吧,今晚有空下两次,组起来组起来。

田七浅生离月中眠等人纷纷响应,拉人下本那位一看简直不好意思,说高手你们自己组个队叙叙旧呗。

蓝河哭笑不得,以他们等级去冰霜森林,那真是纯观光。

然而月中眠说:“哎哎又一个想进组的,下呗就当故地重游了,绝色你的崇拜者来了,还认识不?”


蓝河一看来人,险些把水打翻。

卧槽,怎么忘了沉玉这姑娘也是兴欣的了。


当年的小白沉玉,如今一边推本一边细数绝色对她的指点,蓝河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人太多,事太杂,能撑足那五天简直是个奇迹。他记得的只剩下昏天黑地的充实。

一门心思扑在自己喜欢的一件事上,做到极致,也许当初叶神拉扯兴欣战队也是这种感受呢?此乐不足为外人道也。

月中眠突然吼起来:“卧槽沉玉!知道绝色是你男神,求求姑奶奶也别卖队友啊!!!要被人知道我们是从冰霜森林死出来的那还像话吗?!!”

沉玉姑娘已经习惯了月中眠的脾性,发了个卖萌的颜文字。蓝河嘴角一颤,不知不觉成了朋友的男神,这感觉很微妙,但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是兴欣公会的副会长,怎么说啊。

这笔账算来算去被他归到了叶修头上,他腹诽着大神,顺口却说:“当年叶神也在这个本带过我,一波推怪。”

沉玉兴致勃勃道,不然我们出了这趟也试试?

于是居然又来一次,发扬叶修精神搞一波推,结果,不伦不类,东倒西歪。

蓝河也乐得东倒西歪。叶修职业生涯的一个波折,让一群水平立场各不相同的人撞在一起,如今聚在这里回忆着这个让他们网游生涯永远不一样的人,像温习一段年幼时亲历的历史。


出本时他们被堵了。

蓝河剑客三段斩开路冲了上去,对方ID悉数是嘉王朝的。他问己队人:“什么情况?”

“哎呦忘了跟你说,沉玉跟嘉王朝金香那边结下梁子了。”

就听沉玉说:“今天先撤吧,绝色是不是也快下了。”

田七说:“他们这次人多,下次碰见再杀,打不赢就跑,魏老前辈教导。”

等等这还是我认识的老好人田七吗?

蓝河简直想去敲叶修QQ劈头就问,叶修大神你的公会风气这么屌你知道吗。


待几人脱战,沉玉丢来一个链接,蓝河一看荣耀论坛的域名就眉头一跳。

当帖子名称加载出来时,他心说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


叶神让人苏dieeee的瞬间!


只看楼主,直接拉到末页。


玩家: 沉玉

回复 今日禾:

[图片]

杀杀杀杀杀杀杀

你猜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微笑]

杀够七次为止,立碑以戒。[刀]

你懂什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再有人敢在这个讨论串下黑叶神,在网游里,我碰见一次杀一次。[微笑]


图片上赫然是沉玉和一个被杀死在地的女枪炮师的截图,ID嘉王朝金香。

蓝河怔了一会儿,在游戏里密去沉玉说,下次再碰见她,叫上我。

沉玉回他:男神你不常上线啊。看见你在线肯定叫你。

绝色:兴欣的妹子都真猛啊

绝色:果然是真爱粉

沉玉:彼此彼此 [微笑]


退出登录,窗外夜雨沉沉。他倒在床上,黑暗像雨泡过的一床厚被子湿淋淋地裹上来。

也许是要感冒了,真爱粉。

睡眠像黑暗降临他。

日历。本周末蓝雨对战战队。不是兴欣。

当然不是兴欣。


雨声沉闷。

哗哗在他窗外落下一道厚重的帘幕。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ω・`

 

 

 

 

 

 

卧槽新章?!!!

老叶好大一张Flag竖起来了?!!

他如果十赛季结束宣布退役⋯⋯我简直可以一头撞死在屏幕上啊啊啊?!!!

但以我的立场⋯⋯根本无法说出“别这么拼啊注意身体”这种话。因为太喜欢他这个人也太明白他在执着什么。只能说,加油!!!加油!!!!!要赢啊!!!!!你是最棒的!!!!!

——无论如何!!!!!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放声大哭。





评论(13)
热度(12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