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10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0

 

 

叶修在枕头上扭过头看蓝河,人趴在枕头上,睡得香极了。

窗帘顶端漏进来阳光洒在墙上,蓝雨海报光面上湛蓝的水波流转。书桌下电脑主机闪烁着绿灯,黑屏的显示器边缘贴着夜雨声烦的贴纸,蓝雨应援T恤搭在椅背上,提示着昨天的种种意外事故。

墙上的钟安静地指向六点十二分。

叶修轻呼了一口气,试图把自己撑起来,但随即浑身酸软地砸回床上。

他的动静却闹起了旁边的人。那人窸窸窣窣动了动,半晌,才慢慢撑起小半身,头发乱糟糟让叶修想伸手揉一把。

蓝河迷瞪地盯了叶修几秒,突然呼啦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嘴唇动了动,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

选择题:被日得起不来床的Omega,和打完一炮就秒睡的Alpha,哪个更丢人一些?

“显然昨晚我们都睡过去了。”叶修坦白道。他在枕头上偏过头,看着蓝河一点点涨红了脸,“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脸红得这么快的人。昨天晚上就想说了。”

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他觉得蓝河是个学生。蓝河长相不算帅,但挺清秀的,有那么些时刻,他脸上会流露出一股羞赧得笨拙的神态——这神气在罗辑脸上常有,安文逸也偶尔,一股学生特有的天真和憨态,人越是长大越不容易再见到了。

蓝河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房中这幅光景,用过的套子掉在地板上两人一摊衣裤中间,他捂着脸下床翻拣着地上的衣服,先把叶修的衣裤抖了抖放到床上,耳尖红晕烧得厉害。

叶修看着蓝河背过身胡乱套上衣服,慢吞吞地说:“我说小蓝,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

“——负责?”

“——拉我一把?”

有几秒钟的沉默。

蓝河痛苦地闭了闭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什么也别说。”

“你真的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闭嘴。”

叶修投来的眼神很有深度。

蓝河一把将叶修拉下床,扯了条浴巾丢给他,半扶半陪着把他弄进浴室。做完这一切他飞快关上卫生间的门,像是这样就能堵住叶修的嘲讽似的。

满屋子都是信息素甜腻的气息,经过一夜之后的空气黏糊得让人头皮发麻。蓝河靠在浴室门边,默默想起一天之前他也是这样靠在墙上,和门里人的关系还仅停留在“网游里打过交道”上,他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姿势,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昨天……我确实没没标记你对吧?”

他此时也觉得再叫叶神是不是太生分了,纠结一番,索性略去了称呼。

浴室里传来模模糊糊的笑音:“连这都记不得了?”

“没有,不太放心……我昨天晚上没想那么多。”

“有道理啊,年轻人就是考虑得少。”

“我没比你小几岁,”蓝河有气无力地说。“我觉得我们说不定以后还会在网游里遇到——”

“——遇到了就把你们的Boss都让给我们兴欣呗,是这个意思吧。”

“大神,我还以为事后道歉这类事理应是双方都想好台词水到渠成就完事的?”

“我是想好了啊,这不都对上了么。”水龙头拧开,哗哗的水流声,“怎么,台词都对完了,还想听我洗澡?”

蓝河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问:“……你想吃什么?” 

 

叶修洗得很慢,远比他平时要慢。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上,又对着镜子反复查看自己的后背和脖颈,没有传说中败露罪证的吻|痕。后穴酸胀感仍然残留着,但并不太疼,该归功于蓝河扩张做得耐心。以蓝河那生疏的技术,怎么想都不是个有经验的Alpha,但他显然已经在尽力体贴了。

温热的水流冲得身体酸软渐消,从骨子里升起懒洋洋的饕足,发|情期胸口搅动着的紧张躁动早已平息下去,从没有抑制剂能达到这样的功效。

有点麻烦啊,叶修一边套上衣服一边食髓知味地想。难道以后都要靠打|炮解决了?

原先他发情期来得平缓,纯粹是嫌麻烦,靠抑制剂也就撑过去了,但现在身体情况渐渐起了变化,难道要网上约炮不成?

还没随便到这个地步吧,叶修苦笑了一下。而蓝河……看起来更不像是个随便的人。

他走出浴室时没看见蓝河,大概是进了厨房,然而卧室的景象让他怔愣了一下。卧室显然已经被清理一番,套子丢掉了,沾着汗迹和精|痕的床单被撤了,屋子大概喷过了信息素中和喷雾,又开着窗,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蓝河这家伙,真不是个老手吗?

他轻轻呼了口气,在蓝河的电脑前坐下,打开显示器。无论如何,他们总有一天又会要经常在网游里打交道,而且这一天,大概并不是那么远了。

“和网游里打过交道的朋友不小心上了床之后该如何相处”这种问题,该发到哪里好呢。

机主上次使用时未关的网页在屏幕上亮起来了,荣耀论坛。叶修摸摸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披马发一贴“和网游里打过交道的朋友不小心上了床之后该如何相处”的可行性。

但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一眼在页面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玩家:蓝桥春雪

 

我是第十区很早就认识君莫笑的人,当时还不知道君莫笑就是叶神,只知道这位拉着几个人就去抢野图,居然还抢下来了。到后来,研究二十几级小本的新打法,垄断副本记录,给我们添堵的事他确实都干全了。

得知君莫笑是谁之后心情很复杂。就好像本来地上人在打架,一个外星人驾着UFO从天而降,把所有人都扫倒了。不想服气,但又觉得新鲜,见到活的外星人是几辈子才遇上的事?50级冲神之领域,闻所未闻,罪恶之城、千波湖那些事件都被818烂了,我就不多说了。

直到兴欣高调宣布挑战赛杀入联盟,我是在那时候回想起来,叶神在网游里的种种垄断副本记录、抢野图、拾荒,踩着无数玩家的血和泪,目的不外乎都是简单直白的一个:赚材料,杀回职业圈。

我对叶神了解不深,但纵使这样我也知道,这位跟公会做交易一直是光明磊落从不赖帐的,打本特别可靠,不吝于提点后辈。质疑人品的,以叶神那技术,专劫刷完野图的团长不是轻而易举?他干过?

25岁退役,拉扯起一支网吧队杀回职业圈,但凡队内矛盾可以调和,他凭什么自找这份罪受?图个爽么?能否带来商业价值更是个人选择,论对嘉世的贡献,有谁能比他多?

我认识君莫笑时,他背后的操作者几乎一无所有,除了荣耀。后来他得了冠军。

我是蓝雨粉黄少粉,但是我得说,叶神大概没有我们所有人想的那么复杂。他心里有的,只有荣耀吧。

那个叫今日禾的,敢不敢开大号出来喷?黑这么多,连他这个人最根本的纯粹都不知道,我只能送你三个字:

SB滚!

 

 

 

哎呦,这是什么?

上拉鼠标,一看帖名,再扫了附近今日禾的回帖,叶修就明白了。他摸摸鼻子,心说劫野图团长这事我也不是没想过,这不是老板娘不让么。

没想到小蓝还真是我的脑残粉啊,我那就是随口说说的。

该意外吗?

十区打交道也不少了,他知道蓝河是个不太一样的对手,蓝河来兴欣当保姆时,他以为纯粹是蓝溪阁内部又有矛盾,加之蓝河性格使然。

叶修不动声色地关上了显示器。他不太在意绝大多数人的看法,也没想过以蓝河的信息来源能对他形成这样的看法——或许这份准确和公正有偶然成分,也或许因为好人会下意识地用善意看待别人。

“哎哎马上就好,你别进来,外面桌子上有信息素中和喷雾你先去喷点?”厨房蒸汽中蓝河正在煮面,一听叶修声音,当即有点手忙脚乱。

叶修笑出了声,喷了几下喷雾,好整以暇地靠在门框上看他:“我说小蓝,不厚道啊,昨晚也不叫我。我回去肯定得被老板娘揪住问,你说怎么办。”

蓝河干笑了一声:“就说……你见了个老朋友,在他那里呆了一晚上?”

“真当兴欣人都不知道我是个Omega了?”

“呃——”

“嗯,他们还真不知道。”

“……啊?”

“知道我是个Omega的人,”叶修懒散地点着手指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嗯,你是第九个。”

“我……该说很荣幸吗?”

“我也觉得是。实话说,我还没跟人做过。”

蓝河捞面的手僵了一下。他没有再回应,突然转身把一碗馄饨面和筷子塞到叶修手里,他端着自己那碗,径直走到桌前,给叶修拖了把椅子出来。

叶修在蓝河对面坐下,看着他略低着头,吹散碗中蒸汽的气流撩起刘海,眼睫毛垂着,T恤领口汗湿了一圈。如果昨晚没发生那事,叶修断然不会认为蓝河是个Alpha,但事实上脱了衣服看,面前这副身体比他看起来要结实些,那时蓝河眼底偶尔闪现的光芒让他像一头小兽。

“这样不行。”蓝河突然一放筷子。

“嗯?”叶修正在吸着面,含糊询问。

“我们……”蓝河似乎要说很艰难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很认真地看着叶修——不是张新杰那种认真。这份认真让他看起来突然像个Alpha的同时也更像个学生,纯粹而倔强,“大神,我从没想过会这样。”他在再三斟酌之后还是选择了大神的称呼。

“嗯,我也没想过。馄饨不错。”

“谢谢,我是想说,其实我们彼此都还没什么了解,”蓝河顿了一下,像终于下定了决心背台词一样飞快地说,“而当我们对彼此了解都还这么少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握个手,道个别,就当……嗯,什么都没发生?”

小蓝读书时一定是个好学生,即使背书时也会迎着对方的目光,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晨光中,他的眼睛是清澈的棕红色。叶修一边想着一边不紧不慢地喝完了最后几口汤。味道真挺不错的,他有点遗憾地想。

“这也是要对现成台词的时候?”他两指在桌子上敲了敲,“看来哥得临场发挥了。这样吧,道别可以不急着说。先送我一段?”

 

街边早市已经开始喧闹起来,自行车铃声叮当,植物清新的水分充足的气息滋润着呼吸道。

叶修呼出一口烟,在晨光和烟雾中,昨晚走过的街道像是崭新的,从未见过的,似乎在真诚地宣告着你可以像剪辑电影一样将一截生活想不要就不要了。

叶修瞥一眼身边的蓝河。青年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领大号蓝桥春雪,十区小号蓝河还有绝色。”他突然说。

 “啊?……啊。”蓝河没摸着头脑,便应着。

“Z大毕业,现在在蓝溪阁工作。”

“嗯。”

“23了。”

“嗯。”

“Alpha。”

“嗯。”

“黄少天的脑残粉。”

“嗯。”

“第一次?”

“嗯……等等?!”

“许博远。”

“我说——”

“做馄饨面喜欢浓汤宝调汤?”

“有鸡汤的时候我也用鸡汤,等一下——”

“叶修的脑残粉或者兴欣的脑残粉?”

“都不是!喂——”

叶修笑了笑,把烟从嘴上拿下来:“我觉得我对你的了解还可以啊。”

蓝河一下不出声了。半晌,他小小地呼了口气,说:“大神你别驴我……我真的没有一不小心标记了你吧?”

这回他没有直视着叶修。

满街的嘈杂在渐渐升温。头顶泡桐树上,秋蝉沙哑,薄如一扯即断的纱。叶修的嗓音懒洋洋的:“行了,再加上一项了解,你家的套子挺好用的。我前面到了,那就回头网游里有缘再见了。”

那就回头网游里有缘再见了。不是从耳麦里传来,不是从电脑扬声器中传来,清晰、真实而如此接近。蓝河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也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能不借由电波而接触到叶修的时刻了。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1


我们是冠军!!!!!

1月8日令人心生绝望的8万票差,区区5天就被追回。

一路集火那个全职高手,把它送上王座!

1月25日12点整,663616票,真想大哭一场再大笑三声。

这场战斗,是我们赢了!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荣耀不败!!!!!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2


若有姑娘觉得我OOC了无聊死了啰嗦死了,请一定要告!诉!我!呀!!!

它还有好长好长好长呢,大概。QwQ

写之前满脑子想着Before Sunrise,但下笔三秒便抛弃了这种执念。

呵呵。



评论(31)
热度(15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