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8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8

 

 

夜风温热,泡桐的花掉在肩上,啪嗒,啪嗒,暖意薰人。

稀稀落落的人行道上,蓝河连撞了两个人的肩膀才终于回过魂来,抬头四顾,前方拐弯就是叶修所在的街道。他恍然竟不知自己是如何走了这么远,忙一摸身上,钱包手机钥匙都带了,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出门时神智还算清醒。

不就是见个大神么,还不是自己最崇拜的黄少。讨价还价过,卧底过帮工过,竞技场都不自量力地打过,脾气都快给人气没了。现在多了这么一出尴尬的巧遇,交代清楚,当没发生,保守秘密的同时趁机增进一下关系,说不定下次夏休网游里碰见还能少抢我们蓝溪阁一个Boss也说不定⋯⋯

蓝河心里噼啪打着小算盘,不自觉地就笑起来。他一抬头看见前方街旁站着个人正在点烟,火光照亮那人面部的一瞬,蓝河突然想起一个细节。临出门时他想起不该穿着蓝雨的应援T恤去见兴欣队长,尤其在人家刚输了比赛的情况下,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甚至没留下实施的记忆。

他连忙低头一看,T恤确实是早已换过了。

那一瞬间这个事实让他心安了许多,像得到了冥冥之中什么保证,这一系列令人措手不及之事终将落入一个平淡的结局。那时蓝河尚未完全意识到,要打出那类结局的方式以他的性情是做不来的,即冷淡地将自己从一件意外中撇清。就像他尚未意识到自己嘴角还带着笑——这笑容愉快真诚得让人猝不及防,他就这样看着叶修吐出一口烟雾,朝他转过头来。

 

叶修百无聊赖地环顾了一下稀稀落落的街头。

大半夜的拉一个网游里打过几次交道的人出来吃夜宵,他突然想知道自己在蓝河眼里是不是个有病的节奏。不过想来蓝河眼里的自己已经做了不少有病的事,说不定小蓝同志已经习惯了。

叶修摇头笑了笑。

蓝河这个人,挺有意思。

对待新人很有耐心,有时心软得让人意外,蓝溪阁的人跑来做兴欣保姆,身为Alpha却带着Omega抑制剂,还帮一个发情期的Omega守着门,可真都是⋯⋯蓝河能做出来的事。

叶修一时想不到什么形容词,他啧了一声,摸出根烟点上,余光瞥见有人走近。他一转头就看见一个青年向他走来,嘴角挂着笑,像是才闷头乐过一阵。

海蓝短袖,米色七分裤,路灯下的发梢是温和的棕色,眉眼挺端正,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了。

“蓝河?”

青年微愣,大概没想到叶修能猜出自己,但很快舒了口气一般地笑了:“大神怎么猜到的?”他说话间微弯起眼,瞳仁温润而明亮。

“呵呵,你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这么晚了,打搅你了啊。”

“叶神客气了,这还麻烦你请客呢。” 

“客气的是你啊,还叫叶神?叫叶修就行。”

他们像两条鱼沉在黑暗中,专行小路,绕过灯火通明的夜市。叶修吸了口烟道:“你对这附近还真挺熟悉的。”

“我大学的时候就常来这附近啊。”

“长这么嫩,小蓝你不是学生?”

“我去年就毕业了!”

长得嫰、不像一个Alpha,这话听在一些Alpha耳里是侮辱性的,蓝河也不止一次被人说过,但他脾气好,这类话没恶意的通常一笑就带过去了。他淡然转移话题,说起他在Z大读书的时候—— 

“Z大?”叶修手一抖,一截烟灰扑地掉下来,他不由得打量了蓝河一番,“很好的学校啊!”

“大神你不用这么惊讶吧⋯⋯”蓝河抓抓头。

其实Z大毕业的学历别说在职业选手中,就是放眼荣耀各俱乐部上下都是少有的。能被叶修大神用这种眼光看着的机会委实不多,蓝河抓头抱怨过了,仍是开心,他一开心话就多,语速也渐快起来。

“有一次晚上我们寝室偷偷翻墙出去吃夜宵,回来的时候学校大门已经锁了⋯⋯”大学四年,蓝河也没干什么越轨的事,但小出格的故事攒起来讲也颇有趣味,何况他的听众是没上过大学的人。

他说话条理清楚,叶修听得新鲜,心想着不愧是黄少天的粉,转过头看蓝河。青年说到高兴处抬手比划两下,眼睛晶亮,发间微微冒汗,Alpha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散发出来,像米酒酿的味道,醉甜之中蕴着冲人发麻的酒意。

一直以来叶修都对Alpha信息素都有比较强的抵御力,但最近他的体质却远不如从前。白天回去后他上网搜过了,喻文州的说法确实在理,但他能有什么解决方法,先撑过这一阵再说。

“⋯⋯我们翻窗户进去之后才发现那是女生浴室,幸好当时里面没人,刚想出去的时候进来一个Alpha女生,看见我们尖叫一声,冲上来一拳就把离她最近的一个兄弟打翻了,没记错的话那兄弟是个Omega⋯⋯那是大三的事了,后来这两个人一直有走到一起的意思,简直不打不相识嘛,也不知道最后成没有成⋯⋯”

蓝河意识不到自己微量的信息素散发,他瞥见叶修微皱起眉,突然想起今天叶神状态不好大概和发情期脱不开干系,谈及性别问题不太合适。何况叶修仍未提及白天那场偶遇,他这么一想更是尴尬,喉头一紧,便即住口不说了。

殊不知叶修在听到那一段故事时却想到了唐柔。第十赛季之后的夏休,轮回战队杜明向唐柔表白,被唐柔客气地拒绝之后,反而越挫越勇,网游里老跑来找唐柔PK。一来二去,兴欣以叶修为首的一众精明了,抢Boss时碰见杜明拦路,就指名让唐柔去挑了他。

及至众人八卦到这一切始于那一场全明星赛时,不免唏嘘感慨一番,包子还大呼:“这小子什么性别的?”,毕竟唐柔是个Alpha,而科学已经证实Alpha之间信息素相互冲撞,两个Alpha通常相性不好,包子这意思像是说杜明无论是A、B还是O都希望渺茫,搞不好反而被唐柔上了。

然而谁知道呢?第九赛季全明星赛是他们的一个开始,而他们的职业生涯还都很长。

蓝河听见身边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转头看见叶修微眯起眼,他瞳仁黑得纯粹,街边参差排布的橘黄灯光打在他脸上营造出变化的阴影,竟显得眉目沧桑而深邃。

他一时看得愣了,又不太好意思问叶修大神想到了什么,只默默地走路。蝉鸣聒噪,路边摊上酒瓶碰撞之声遥远却清脆,那一瞬间他怀念起网游,虽然立场不同,自可问一句哥们想什么呢。网游在一个平面里划定了大神和高玩之间的差距,也压缩了玩家之间互动的空间,再出格的举动也就那样,不像现实中,分寸界限是那么模糊不清。

而叶修以为蓝河说得累了,也不介意,余下的路途他们就陷入了这微妙的沉默中。


红平街是条小街,乍看起来破破落落,但越往深处走越有一种市井的温馨。

他们进的是一家名叫尔尔的小饭馆,店面小,幸而人挺少。开饭馆的是对年轻夫妇,跟蓝河熟了,招呼一句“来啦”,聊上几句,倒也不显深夜冷清。电风扇在头顶吱嘎吱嘎,叶修点菜很快,老板娘收走菜单时,蓝河胳膊蹭过木桌表面,滑腻的触感让他意识到空气潮热,潮热将人大腿黏在木凳上,嘴皮子似乎也黏在一起。

沉默很不客气地又降临到他们中间。

蓝河有些尴尬,随口找了个话题:“大神最近上网游少了。”他叫大神这称呼叫惯了,非要改口反而别扭。

“是啊,忙。都想哥了?”

“我去,野图一刷新,你直接牵走,留我们一群人在那里耍⋯⋯您还是忙着吧。”

“呵呵,公会翻来覆去那一套,还没烦啊?”

“嗯⋯⋯勾心斗角是烦。不过我们赢面也不小啊。现在不用做会长,畅快很多。”

叶修笑了:“公会那些关系,真玩明白了很有用啊。要不要哥教教你怎么从各公会中间三番五次地牵走野图?”

“⋯⋯大神,你作为例子根本不具有讨论价值。”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哥当年也是从公会玩上来的。”

“是是,我们现在栽的跟头都是大神你多少年前栽过的。那大神你是怎么做的?”

叶修认真地想了想,说:“要真能说出来,哥早就可以再写份攻略赚外快了。”

“⋯⋯”好在说话间粥菜都已上来,蓝河垂眼吹粥,简直不想理他。

沉玉曾经描述她在圣诞小偷那次任务时来到罪恶之城,仰起视角看着高耸入云的尖塔顶一个身影在模糊的灰雨惨雾中一次次向上攀登,从未间断。她说初遇叶神是跟叶神下过一次本,那时自己小白无知,只知道一趟本下来打得舒畅至极。直到罪恶之城一晚,才真的明白何谓神祗。那座塔成为了她荣耀生涯的一座里程碑。

当时蓝河想起自己和大神下本那几次,在私聊框里敲下服气。

沉玉回了一个笑脸,丢过一个网址,说,向叶神致敬。

那个网址就是后来火遍荣耀论坛的帖子:盘点荣耀众多风景地在现实中的原型。第一个盘点的地方,就是罪恶之城的钟塔。

他不禁莞尔,把脑残粉沉玉讲给叶修听。叶修听到帖子名称时眼角一跳,表示也许会去看看,心下却又盘算起白天的事,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该怎么和蓝河谈呢。

他随口调侃道:“难道你也是我的脑残粉?”

“去去,怎么可能。”

蓝河将叶修的神情认真地看在眼里,以为大神是在回忆沉玉这个账号。他无奈道:“大神别想了,我们这样的小账号你忘了是应该的。”

叶修笑了:“你还算小账号?”

“和大神比起来。”

“哦,那当然不能比了。”

“⋯⋯”

“但那也不能就随便忘了啊。”

蓝河这账号在十区一路打交道上来,要忘了那记性也太差了,而蓝桥春雪是神之领域几面之缘,一时忘记也情有可原,所以叶修大大这话说得无比坦诚,还懒懒地抬起左手冲蓝河比了个八字。

蓝河却愣了,张大眼睛盯了叶修的手好一会儿,才明白那是意指十八个好友申请,而不是什么耍帅的动作,脸腾地红了,忙埋头扒粥。叶修看着他发红的耳朵尖看得有趣,慢吞吞夹起一块肠粉,边逗他:“就这,你还说不是我的脑残粉?”

对面粥碗里传来一声“滚”。


电风扇吱嘎吱嘎,吹得蓝河分明感到脸上发烫。他心说自己的确不是叶神的脑残粉,脸红成这样是做什么,出息呢。

鱼片粥扑鼻的米糯香气让人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惟有食物才能带来的幸福感,他渐渐在满盈鼻间的香气中分辨出另一种气息,像是圆润墨绿的橄榄含在口中,清香、苦涩和回甘之意在味蕾上浓郁地迸溅交融。

气息像海上吹往高山的风在他的感官中肆无忌惮地吹拂膨胀,他深深吸了口气,听见叶修在说:

“要抓紧提升技术实力啊,小蓝,等到我又有空全天上线的时候,不欢迎也没用了。”

“啊?”蓝河在气息的洪流激荡中发出一个模糊的单音节。什么意思?潮热使人嗓音低哑发颤,他在椅子上动了动,双腿摩擦之时,他突然意识到,鼻间的气息来源于Omega的信息素。和白天的味道不一样了啊,等一下,叶神刚才说——

“⋯⋯大神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但笑了一下。

这个笑是如此的近,让蓝河心里刮起一股躁动的热,像热带海上的旋风,他突然意识到他有很多话憋着无处吐露,哪怕是在今日禾那个帖子下已经喷了一通:

“不是啊,大神⋯⋯你的意思是⋯⋯我看见你今天的比赛了,你是这个意思吗?⋯⋯我就记得你在十区多大尊神为了点材料讨价还价半天,到几个月前总决赛上你一人挑轮回三人,都说杀回职业圈拿了个冠军有多不容易,但其实我们都已经没有概念了,这中间消耗了多少⋯⋯”

他说得头有点晕,喘了口气,这工夫里叶修又夹起一根耗油芥蓝,边吃边淡定地看着他,那眼神让蓝河有点绝望地意识到大概叶修大神根本不需要安慰,他说这话也不知是说给谁听,但他这时意识到他想说这话很久了,就是说给面前这人听:“大神你真的⋯⋯很厉害啊。哪个选手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一次比赛而已,而且你今天状态不好难道不是因为发七——咳,不是,我不是你的脑残粉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蓝河心里揣摩起自己是不是真成了脑残粉,一不留神说漏了嘴。叶修本在慢悠悠地嚼着他那根芥蓝,听见蓝河说“发”字是突然抬头,把蓝河吓得连忙改口,一瞬间背上冷汗直冒。

叶修咬着那根绿油油的菜,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语速说这么多,只能是黄少天的粉。”

一阵诡异的沉默。

叶修放下筷子,轻轻咳了一声,心说摊牌吧,却见对面蓝河突然皱起眉头:“⋯⋯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这不是转移话题。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闯入空气,就像你在冬天打开一个挤了几百人的教室大门,在一个塑料袋里发现了好多天没洗的袜子,厨房里在煮银杏还捣着辣椒酱,挑得人脑门上血管突突跳动,浑身像是三伏天贴身穿了羊毛衣里面爬满了蚂蚁。

惟有一群Alpha肆无忌惮地释放的信息素才能让另一个Alpha本能地排斥和暴躁。

门外嗡嗡人声沸腾,越来越近的一伙人醉醺醺地叫嚷着,呼三喝四,脚步声杂乱颠倒,还有人放声高歌却全都不在调上。

“吃完了吧?”叶修突然问。

他神色还淡定,说话声也平稳,但他招手叫老板娘结账时嗓音已经开始发哑,潮红迅速染上耳廓。

厨房里老板娘手上沾着面粉,探了个头出来朝外喊:“马上——”


叶修啧了一声,问蓝河:“小蓝,还记得咱们加起来吃了多少钱么?” 


在那很久之后,蓝河回想起来都脸上发烧。他究竟是怎么想的——用现代科学解释应该说,Omega的气味会激起Alpha本能的保护欲。用不科学的俗话讲,就是白天起一直撩拨着他的气味终于彻底占据了他的思维。

蓝河呼地一推桌子,掏出钱包甩出几张钱,说:“直接走吧大神。能走吧?”

大神惊讶地微睁大眼的表情真不常见,他心情很好地扬了扬嘴角,心里一股豪气直冲上来。

他们快步出门时正撞上一群人走近,浑身酒气浓得跟信息素似的。蓝河一看他们装束就暗道不好,有人头上还戴着蓝雨应援的棒球帽呢,得赶快脱战才是。但他转念一想,红平街路灯光暗,那群人喝得天地颠倒,一家店里匆匆出来两人也看不清楚,最该淡定地走人才是。

然而却没想到,那群人中有一个喝得高了,眼神呆呆地在他俩身上停滞了几秒,渐渐对上了焦距,突然瞪大了眼,失声叫道:“叶修大神——”

说时迟,那时快。就看叶修大神旁边那个青年突然撒腿就跑,跑出没几步却又折回来,一把拽上那个疑似叶修大神的男人,蹬蹬蹬绝尘而去。


耳边急急兜过风声。眼前的街道闪烁成彤红绚丽的一片光影。依稀身后乌泱泱嚷成一片:

“你没看错吧光这么暗——”

“叶神叶神是活的叶神!!!”

“哎哎怎么跑得这么快跟兔子似的——?!”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这篇文写得如此磨磨唧唧,哦,断然不是这个CP的错_(:з」∠)_

文力无法弥补,我只能日后勤修改了(⋯⋯笨办法)。谢谢大家的耐心和小红心´・ω・`




评论(15)
热度(15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