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低俗小说 1-3

饿扁了。新年新气象,捋袖子自己除一除冻馁之患。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蓄力条特长,会反复反复修前文。我专注写,大家凑活看,开心就好。

*啊?没肉吃?更得慢?不开心?不开心也拉倒啦。^ ^





1



“兄弟,要帮忙么?⋯⋯呃,我是说你需要抑制剂么?”


隔间里的人没有说话,只是门板下探出了一只手,蓝河递过抑制剂时,掌心碰到了那人湿漉漉的手指。他不愿细想那是汗还是别的什么。

九月的G市溽暑未消,体育馆里的空调却停了,偌大场馆为了晚上的比赛而提前清场,荣耀联盟第十一赛季常规赛,蓝雨主场对兴欣,就在今晚此地。

足音在卫生间的墙上打出闷闷的回声,蓝河跨出卫生间时长出一口气,他一抹额头,竟是满掌的汗。裤裆里硬得发疼,一股燥热横冲直撞,他熟悉这感觉,很令他想念自己笔记本里的小文件夹。但在那之前,他得去储藏间里清点蓝雨俱乐部的应援横幅,再之前,他厚道地朝厕所里问了一句:“兄弟,你没事了吧?”

⋯⋯答案似乎是有事。

门里的Omega回答的声音含糊得暧昧,像是死死咬住了什么东西,将呻吟压抑在喉咙深处,空无一人的体育馆里,这个卫生间的位置本就偏僻,蓝河听得一阵脸红耳热,咳了一声定神。一走了之似乎有点不地道,他想着,再稍等等看。

他靠在男厕门外刷着手机论坛,后背蹭着粗糙的墙壁,大腿根烧得发烫。Omega的气味混合着体育馆闷热的空气,将头脑搅成一团浆,顺着信息素的牵引,从探出门板的那手指一路向门板里去⋯⋯那人在咬着什么呢?领带?运动衫?

他难耐地拍拍脸,硬换了个问题。这个时候在体育馆中的能有谁?像他蓝河是俱乐部成员⋯⋯兴欣的?蓝溪阁的?

卧槽。

许博远同志,想一想如果笔言飞在门里,门外的你脑袋里一团豆腐渣,这还要不要做人了?

他递进门里救急的抑制剂还是笔言飞给他的。当时笔言飞掏出药给蓝河时,蓝河的目光很是深沉,他说老笔啊,我看起来就这么不像一个Alpha?

咳,不是,你帮兄弟备一份,今天晚上观众席的信息素肯定释放得凶残,蓝桥你也知道电游宅这个群体对我一个的Omega来说太凶险了万一我真的遭遇哪个穷凶极恶的Alpha要⋯⋯你懂得,你作为不太像Alpha的⋯⋯哎呦别打别打,我是说你能出其不意,和歹徒搏斗一下。

还搏斗?蓝河觉得自己已经快变成歹徒了。

门里人的裤子凌乱地褪在地上,他在递药时瞥见了。无法不想象他咬着衬衫领子,衣服扯得外泄凌乱,津液浸透了叼住的布料,汗水使后背上的衣服陷下湿漉漉的深色凹痕⋯⋯

蓝河难捱地晃了晃头,湿热,浑身毛孔兴奋地舒张,他都能感觉到自己信息素像流汗一样释放,Alpha的气息侵占着炙热的空气。大概帮发情期的Omega看着门不是个好的决定,蓝河正想着,不料男厕里窸窸窣窣一阵动静。

那个Omega终于说话了:“我说,外面的那位⋯⋯能不能借我一下你的手机?”

吐字含含糊糊的,大概是仍咬着衣服的缘故。

 


2



君莫笑:在不在体育馆附近

索克萨尔:卧槽??手机登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老叶你什么时候有的手机??!

君莫笑:借的 

君莫笑:正事,你家文州呢

索克萨尔:我去你这是什么态度,快到了,怎么了?

君莫笑:抑制剂

索克萨尔:?

君莫笑:速度,体育馆西北角后门南侧,江湖救急

君莫笑:男厕

君莫笑:被一个Alpha堵着门

君莫笑:他借了我点抑制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索克萨尔:你吃了?

索克萨尔:手机也是他的?

君莫笑:一开始以为他是个Omega

君莫笑:不清楚什么人,信息素很浓,现在堵在门口不走了

索克萨尔:你一个人?

君莫笑:脱队了

索克萨尔:撑住,我们快到了


门外的人散发的信息素让叶修眼角狠狠抽了一抽。他大爆手速敲着屏幕,不清楚究竟是那人给的抑制剂有问题,还是Alpha浓烈的信息素让抑制剂成效打了折。

本来那人听着没恶意,临要走却自顾自赖在门口了,究竟存了什么念头,这事叶修可不敢赌。

退出QQ登陆,关闭QQ后台记录。屏幕上剩下一个机主打开的网页,叶修扫了一眼,只剩下苦笑了。


[荣耀论坛] 盘点荣耀众多风景地在现实中的原型

 

敢情还是个玩荣耀的。希望没那么巧被听出来吧?

“那什么,兄弟⋯⋯”

叶修不应声。门外的人听上去有点无奈了,却又不好意思催太紧。这么一想,这声音略微有点耳熟啊,有点像哪个谁⋯⋯?

没等他想出那个谁究竟是谁——印象中这种语气对他说话的人有点多,有个唠唠叨叨的语声突然闯进门来:“怎么这么热也不知道开空调吗这比赛场馆有没有点人性门口还挂着G市评定的什么荣誉牌真想投诉啊投诉——我去这味儿什么状况——”

就听门外人一声惊呼:“——卧槽黄少!卧槽!——我说兄弟你用完没——啊谢谢,我先走了!”

面对G市荣耀玩家,请黄少天来救驾真是明智的选择。叶修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不过以那人恨不能一步跨到黄少天面前的情状,哪里有守着门等着吃现成发情期Omega的猥琐风范。

叶修摸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多虑了。

 


3


厕所门外这个地点是有些尴尬,但能巧遇黄少还挑剔这么多干嘛,更何况是同时巧遇黄少和喻队。黄少天听蓝河说是自己的粉之后也非常热情跟他说了很多很多话在喻文州看到蓝河的蓝雨胸牌温和地问蓝河是哪个部门而蓝河答是网游部之后黄少天问他的ID说没准我们还并肩战斗过哦你就是那个蓝桥春雪没错我听小卢提到过你啊连剑客你果然是我的粉是吗哈哈哈改天来玩啊云云。

⋯⋯

“可真能说。”当叶修终于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走出隔间时,第一件事就是朝黄少天致意。

“滚滚滚滚滚!”

黄少天离得远远的喊。他将场馆后门大开,自己站在门外,满身信息素的叶修也很识相地没走到这个Alpha太近,只是靠在门边,阳光里眯了眯眼,点燃了一直叼在嘴里的烟。

喻文州还在卫生间各角落仔细地喷洒信息素中和喷雾,那样子像是清理现场的职业杀手:“你的情况比我想得好多了,我以为那人给你的所谓抑制剂是别的东西。”

“我差点也是这么以为的。” 

“晚上比赛没影响?”

叶修徐徐吐烟:“哥照样虐你们。”

“哎我靠对救火队员有点感激之情行不行行不行,我和文州这都不是第一次江湖救急了你说你几年前就算了,怎么现在还能忘了带抑制剂啊啊?也不让苏妹子帮你想着点?”

“这次比较突然。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除了包子那种大喇喇的声张自己是Alpha的,职业选手一般少有自报性别的习惯,当今社会Omega作为竞技选手还是一个容易引发诸多争议的话题,在兴欣队内知道叶修是个Omega的,也唯有苏沐橙一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叶修自答。

“其实这么一看老叶你情况压根不凶险吧?我看说不定那个Alpha就是个烂好人啊,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带着抑制剂,还乐意帮你看门,人真不错忍得好辛苦吧,你闻闻你搞出的这味道哦对你闻不到,他还真是好耐性得有点诡异哦不愧是我的粉。”

“我们以为你碰上险情,情急之下连字都打错了。”喻文州适时地从卫生间出来,在自己和叶修身上都喷了几下中和喷雾。

“没想到你们还带着这玩意,不错啊。”叶修比了个赞,“这世上的事,咳,都说不准,连发情期都能提前。”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叶修一会儿:“我听说,一直只依靠抑制剂的话,可能是不太好。”

叶修微愣:“你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发情期失调啦老叶你才不是吧直到现在都还是个——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黄少天放声大笑。

“似乎,也不是很意外吧。”喻文州微笑。

叶修已经是神色如常,吐了口烟,目光轮流扫过面前两人,点头道:“啧,果然该烧。我说救火队员,我应该没暴露吧?”

“我靠这该问你吧?我和文州掩护工作做得可是无懈可击,你发QQ时有没有记得退出来啊?没说太多话让人听出你的声音吧?”

“废话,我又不是你。”

喻文州却摇了摇头:“就算那个人本来没别的心思,他之后回想起来,却说不定感觉蹊跷。你刚借完他手机,他这么巧就在厕所门口碰见了我们?况且他是网游部蓝溪阁公会里的,很可能跟你在游戏里打过交道。”

“靠靠靠有道理以老叶你以脸拉怪的技能那实在太有可能了,那人ID叫什么来着?蓝桥春雪,听说过吗?”

“有点耳熟,你等我想一下啊。”

“可以不用。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人胸牌上的名字是许博远。”喻文州不紧不慢地笑了一下,“回头去问问大春,不就都知道了?”



评论(47)
热度(29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