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喻黄| Pillow Talk

  


黄少天终于挂了电话。才一会的工夫,光线已经暗淡了下来。蓝雨的楼梯间安的是声控灯,这层的大概是坏了。他搬着行李箱,又要歪头看着台阶,爬到顶楼时脖子都酸了。

天井上方乌云积聚。他拖着箱子走过寂静的走廊,不时地查看一侧房门,直到在一扇门前停下来。蓝雨宿舍的门牌上很人性化地写着人名而不是数字,对刚入住的新队员来讲确实便利了许多。

一个熟悉的名字换成了另一个熟悉的名字。他伸出手指逐一划过那三个字,在后两个字上反反复复地划了好多圈,尔后缓缓地将额头抵在那块门牌上。

也没有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暴雨将至的气压让人胸腔发闷。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把弄着那个圆球形的门把手,咔哒,咔哒。

“少天?”

黄少天蓦地退了一步,下意识地伸手去摸额头有没有被门牌压出印子。而门已经被从屋里打开了。

“夏休不是明天才结束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去队长不带你这么吓人的,你都回来多久了,怎么连灯都不开?”

喻文州似乎微怔了一下,眨了眨眼微笑道:“夏休前我找战队要过房门钥匙,提早了一天回来。似乎发生了区域性停电,不知道晚上还会有空调没有。”

“等等队长咱们新入住的房门也要钥匙?魏老大不是说没锁随便进吗!”

很快黄少天哭丧着脸跑回来,嘴里还唠唠叨叨:“这也太背了,区域性停电,那周围的饭馆也都挂了吧,我就是想去吃对面那家肠粉才提前跑过来的。食堂现在肯定没人,说来队长你吃过没,刚才我妈特意打了个电话过来数家里做了什么什么好菜,你说这人⋯⋯”

“嗯,我这里还有些梳打饼,少天吃不吃?”喻文州示意黄少天把箱子搬进来,自己走去关门,抬头看了看天说,“要下雨了。”

天井中枝叶肥厚的植物簌簌作响。隐隐雷声在头顶云层中翻滚,空气中充满潮湿的气味,随着吱呀关闭的房门全都留在了屋外。


不同于直接坐到床中央的黄少天,喻文州在窗台上坐下来,腿伸到床上。他桌上干净得不像一个已经入住了一天的人,最可能的推断是他一整天都在用电脑,或是在蓝雨楼内随便转转。训练室备战室食堂,这些地方大概还上着锁。

但黄少天不需要问他提前一天回来的原因。

“其他人都没有回来真是太可惜了,本来像这样停电下雨的天气最适合围一圈讲鬼故事不是吗,队长我跟你讲,当年我家还试图劝我上大学的时候我总结出大学最大的吸引力呢就是宿舍,你想想看,天南海北的人都聚在一个屋里,有课也逃课一起打荣耀,架个小炉子吃火锅,熄了灯谈天说地,打赌玩各种游戏⋯⋯队长你今天是不是特别喜欢吓唬我?”

坐在窗台上的喻文州无意识地拨弄着手机,大概是按到哪个键,屏幕突然亮了,惨白的光自下而上在喻文州脸上打出一片诡异的阴影,饶是黄少天神经坚韧也被吓了一跳。

喻文州抬头朝他笑笑,把手机搁到一边。“至少现在已经有两个实现了,”他微笑道,“自己煮火锅是不可能了,除非蓝雨要再断一次电。”

“今天晚上机会难得队长要不要玩个游戏赌一把?比如我们可以聊天直到来电了为止谁先提任何有关荣耀的事谁就算输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怎么样队长?”

喻文州笑了一声,从窗台下来,也坐到了床上。黑暗中视觉以外的感官变得格外敏锐,黄少天能感觉到喻文州的气息在靠近,以及自己骤然清晰的心跳声。怎么还没有下雨啊,他想。

“有关的都不行?”

因为近在咫尺,黄少天甚至能想象喻文州说话时微眯了一下双眼。这想象让他感觉像是被喻文州的睫毛扫到了脖颈,黑暗温吞暧昧得让人窒息。

“那,称呼算不算。”

“⋯⋯文州刚才都不算开始啊现在才算!”

等等,如果称呼算了的话,那因为荣耀认识的人算不算呢?完了这样什么才能算,“我昨天晚上打荣耀饿了跑出去吃了一碗鸡丝面就在我家对面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好吃的地方”这种事也不能算了?借着窗外的微光他看见喻文州带着笑意的眼睛,一瞬间觉得脑子缺氧。

这真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因为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张了张嘴,结果听见喻文州冒出来一句:“我小时候睡觉不知道要闭上眼睛。”

“⋯⋯啥?”


“可能因为从没有人跟我讲过,我又没有见过别人熟睡的样子,所以每天躺在床上我都是睁着眼睛,直到撑不住了,啪,就像断电一样,”喻文州把手枕在后脑上,徐徐地说。“我是真的没有意识到,人睡觉需要闭上眼睛。”他的声音像一粒石子投入湖心,漾开的波纹无声无息地没入黑沉沉的四壁。

“挺不聪明的一件事,但我从来没有一次因为睁着眼睛整夜睡不着。我就真以为这样其实是可以的,错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是在犯规吧是犯规吧文州,我怎么觉得你还是在讲荣耀的事。

曲起一条腿坐着的黄少天看着半躺在身边的喻文州,思考着该怎么不带“荣耀”二字地吐槽。这可不是垃圾话当然要思考,因为对象是喻文州。

他的手却慢慢地向喻文州的手靠近,身体也随之倾斜。无比自然的动作,在喻文州温润如河流的声音中,却突然萌生了另外的想法而磕磕绊绊起来。喻文州的话音归入尾声时,他只要向前舒张开手指就能碰到喻文州的手背,紧紧握住。

突然,白得耀目的电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黄少天刷地抽手直起身。但电光并没有持续,接踵而至的黑暗让那一瞬间的光像一个错觉。

黄少天很给面子地大笑起来,一跃而起:“哎哟可真是闷死我了,我去开窗去开窗!你说电力系统的人都在干什么也在夏休吗消极怠工吗,还不如台风下场暴雨来得经济实惠,不对这场停电也是台风的原因吧真是糟心。”

他絮絮叨叨地把窗户斜开下来,满意地直起身看了看天,回头对喻文州说:“果真要下雨了啊队长,就像你说的那样⋯⋯啊哟不对不对文州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白雷在沉闷的云层中隆隆滚动,有如东海的战车蓄势待发。少年的轮廓在窗外闪现的电光中被清晰地勾勒出来。飞翘的几撮头发,手臂仍是开窗时舒张的姿势,像是拥抱着窗外将倾盆而至的暴雨。

他说得没错,暴雨将至。一场势不可当的大雨。

黄少天抢在喻文州开口之前滔滔不绝地说起来,像是想用语速彻底堵住喻文州的嘴:“我10岁那年有一次带着我家狗在Z江边散步,到江边是天还是晴的,但没走几步就眼睁睁地看见水平线上翻起乌云,黑压压地就向江这边滚过来了。那狗是条柯基,可烦了可烦了我跟你讲,我妈不想不给它挂狗链它就爱乱跑,我本来想抱上它往家跑,结果它嗷呜叫了一声,撒腿就跑。”

黄少天一伸脖子很形象地叫了一声,伴着一声近在咫尺的炸雷,雨终于滂沱而下。

“后来就下雨了?”

“是啊文州你真厉害,但我怕他掉进江里啊,就跟在它后面追,每次伸手要去抱狗它就突然往前一窜,一直差那么一点就总也追不上。我就一直追一直追,我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后来总算追上了。我身上已经全湿透了啊,也不怕把它一把抱起来,结果一抬头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噗。”

在交错的电光和雷声中,喻文州低着头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他的笑声像一条温暖的河流在黑暗的岩穴中流淌。

黄少天兀自在滔滔不绝:“我当时跳江的心都有了。顶着雨追狗这不是犯傻是什么,但没有得选啊,就像个傻逼似的追呗,至少最后不是被我追上了么。”

 


时隔多年黄少天想起来,自己那么励志的故事其实不适合讲给喻文州而该讲给张佳乐才对。他也真在QQ上把这个励志的故事噼里啪啦发给张佳乐选手,结果收来一屏幕的尖刀,还是组成中指形的。

这证明话里有话真不适合所有人。 

“那么,我们聊点什么,老规矩?”喻文州说话已经染上了微醺的鼻音。

那一杯庆功酒的酒精在体内不断升温,燎得黄少天口干舌燥。每一个细胞在酒精的催化下都乱糟糟地尖叫着,冠军,冠军!

“老规矩,嘿嘿,这么开心的时候提出来,队——咳,文州你是不是喝酒了也不睡觉就喜欢整我,知道我现在高兴就想出这么个借口堵我的嘴,你是不是烦我啊烦我啊——”黑暗中喻文州的呼吸让黄少天的心脏随着一起一伏的节律不断膨胀,他得不停地说不停地说,才能保证不致窒息。

“呵呵,想睡觉的话,跑来我房间做什么?上次少天欠我的一件事,至今还欠着呐。”

“我去,”黄少天噎了一下,“这么宝贵的机会就被你随随便便地用了——”

“——哦,这么说我应该再想想?”

喻文州的声音蕴着笑意。

黄少天忙叫:“哎不许反悔不许反悔,就这么说定了。”他抓过喻文州的枕头塞在怀里,有点懊恼地嘟囔:“文州我突然发现自从咱们开始玩这个之后,我才赢过几次?一次,还是两次?”

“多数时候都是平局吧,之前有一次少天让我半夜去买宵夜,还有一次是什么来的⋯⋯”

“——喻文州。”黄少天突然正色道,“我想起来,按照上次你那个玩法,其实你我的名字都应该被排除在对话之外。”他往床上重重一摔,揉了揉太阳穴又说:“但这样要在讲出一个符合老规矩的故事,实在是太难了。我几乎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为了享受我思考时不说话的短暂寂静了。”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仰脸望着天花板,大概也是醉了,竟保持着这个姿势沉默了一会儿。

“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他终于开口了,在黑暗中的声音像一条温暖的河流,“你这样一说,我突然不知道合不合老规矩了。”


但黄少天却莫名地紧张起来。他感到喉咙干涩,适应了黑暗的视力清楚地看见喻文州低下头,很专注地看着他。

空调一吐一吸。

夏蝉和蟋蟀在树丛中齐鸣。

灯火通明的夜市中醉汉划拳敲着酒瓶。

深夜航班亮着闪烁的小灯在头顶嗡嗡地划过。

倏尔间他的耳膜中鼓荡着所有微小的声音,毛细血管自由地舒张。但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字和它的语气,隐没在黑暗中的情绪,没有说出的弦外之音与字义交叠。就像那夜电力瘫痪暴雨击窗电闪雷鸣,而他们像要传达的每一个想法都被对方接收到了。

包括原以为没有被接收到的。

喻文州的嘴唇一张一合。


有那么几秒他们都屏息不语,直到黄少天伸手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脖子往下拽。在愈来愈浓郁的黑暗中,喻文州的气息蹭着他的面部,越来越近,他感觉像是在一条温暖的河流上漂浮着。他嘿嘿地笑了,说:“文州文州,你不会不知道接吻要闭上眼睛吧。”

 




完。



*简直是⋯⋯不坦诚故事的姊妹篇。

*题目取材自一部永远也下不下来的GV,能把XXOO的题目写得清汤寡水我一定要为自己竖拇指,GJ。

*以及小卢生日快乐。我写了个你双亲的故事送给你(⋯⋯)。


评论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