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蓝叶| 低俗小说 15

*妈蛋这文已经不算是原作设定了!罔顾虫爹完结章+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5


不,谁也不能总吃泡面的,这条街上本来有店开到十二点——你看我骗过你?H市的饭馆是一出串通一气的大阴谋,偏偏都在蓝河同志饿着肚子时收摊打烊。

“……蓝溪阁的员工大半夜在兴欣吃泡面,听起来真堕落……不对,该叫巧遇大神这个触发技能附带的debuff。”蓝河大半个脑袋都扎在泡面碗里,嗡嗡含糊地说。你们兴欣的泡面储备也真丰富,简直是橱柜里开宴会。好吃,我是不是刚说过一遍?真好吃。

“那必须,冠军之队王者之师,泡面也不会是普通泡面……您慢点吃,因为吃面噎到损失一名公会管理人员在我们兴欣也是很丢人的事。”叶修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

“这什么?”蓝河忙着吃面,只拿眼瞅那信封,“你不说我都觉得它长得很堕落了,深夜受贿的感觉。”

“老板娘一直惦记着,之前欠你的工钱。”

“哦。工钱——等等?”面条愣呆呆地挂在蓝河嘴上不动了,“你跟她说我是谁了?……上次,呃,上次的事,后来……?”

“嗯?”

“你怎么跟她说的?……你懂得。”

“你猜。”

“她一定不知道。”面碗瓮声瓮气地说,“我怀疑她都不知道你是个Omega。”

叶修笑了:“这次赌几个键盘?”

“我就那么一说。”蓝河果断表态。顿了一顿,忍不住补道:“但你曾经遭到过那样的待遇,你都没有解释过,这种麻烦事……你是会解释的人?”

他没抬头去看叶修,却摸来桌上信封来拆,拆开来却愣了。大神,这信封里到底是什么?

“蓝河大大似乎记性不太好,之前欠你的工钱啊。”

“我似乎是记性不太好。我怎么记得你们是草根队来着?兴欣网游部五天的薪资这么高?”

“谁说是五天了?”

蓝河噎了一下,数了一下信封里的钱,默默看叶修:“……要说从那时候算到现在,就是平均每天几块钱?的确,我后来上绝色少了……”

“我们草根队嘛。”叶修懒懒地说,“你算到上次夏休就差不多了。”

第十赛季夏休,一言蔽之,腥风血雨。这次沉玉和金香一言不合引发的公会战争,远不比上那个夏天轮回公会和兴欣公会之间全面爆发的战役。三连冠横遭拦截,轮回粉一腔怨愤之气,蓝河借绝色之便围观兴欣应对,刚一登陆就收到一连串的消息。消息来源五花八门,内容却一致,当中月中眠连发数条:

冠军之队,王者之师,速来千波湖!

发信时间十几分钟以前。蓝河隐隐有不祥的预感,打开公会频道一看,满屏大点兵似的报数字,已经排到了+367楼,消息还在不断地翻滚,他一路往前翻过点兵区,发现之前的聊天内容是一个迅速达成共识的过程:

“冠军之队,王者之师”,咱们去千波湖摆字!

你们兴欣公会真TM一点也不低调啊!庆祝方式能再土点吗?能再嘲讽点吗?这简直是冲着轮回高喊“向我开炮”啊!

蓝河默默擦掉了嘴角的血。君莫笑现在是一定不在游戏上,但说不定他们兴欣庆功宴上,包荣兴振臂一呼,全队就一齐登马甲进网游掐架啊?所以,嗯,绝色同学,你后来做了什么来着?

“我发现你挺喜欢掐群架嘛。”叶修提醒道。

“我那是去围观…不小心凑巧撞上了。你们公会在千波湖闹那一出,轮回的杀过来见人就砍,无辜群众都稀里糊涂被卷进世界大战了好吗!”

叶修呵呵一笑,那意思分明在说,谁让你跑去千波湖,怪我咯。

“叶神你也没少干过这样的事,”蓝河嘴硬,“别说不记得你抢血枪手那次?混在人群中大杀四方,谁不喜欢?”

“血枪手?那太多了,哪次?”

蓝河面色不改:“叶神坑蒙拐骗不顾情谊粉碎了我对世界真诚的信任的那第一次。”

他话音刚落,啪地一声,头顶的大灯灭了。

一时间谁也没作声。静默伸手不见五指。他们离得不远,叶修掏出打火机,不紧不慢点起根烟,火光照亮了他半边的脸和隐隐的眼神。

“脸上太正直,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不,我想是大神你太嘲讽被套了麻袋。”

“这也算你的debuff的一种?”

“不,是你的debuff。”

他们突然都笑了起来。这世上有一些奇怪的时候,越是没什么好笑的事越能让人笑得厉害。那根烟明明灭灭的一点光晕不住晃动着,蓝河眼要花了,抬手去挡那亮光,边感慨道,这也太巧了,这些都太巧了。哎,你说怎么我总能碰见你?今天在兴欣,上次在体育馆,上上次在网游里⋯⋯怎么搞的。

怪我咯,蓝河大大。叶修微微笑道,把他晃来晃去的手当腕捉住。你今天怎么就到兴欣来了?这不是因为是我的脑残粉吗。

因为你老人家在H市生活了多少年都不知道这条街上的餐馆关门好早! 蓝河作势拍桌,不动声色地收手回来。

再之前呢?去探望嘉世旧址?

蓝河反问,那你呢?你去那里做什么?

抽根烟啊。

蓝河没再反驳,倒像长久没听见叶修的回答一样,一只手摩挲着自己手腕,顾自问,你们这儿有啤酒没?

啤酒是从储物柜里取出来的。蓝河接过时,还明知故问,大神你喝不喝?

他自己都听出了自己声音微妙的不同。这是黑暗给人染上的音色,他想,让一切说出口的话都仿佛藏着秘密。

你说呢?

温的泡沫漫过口腔,和黑暗有异曲同工之妙。他闭了闭眼,泡沫破碎的声音像海潮在他耳畔涨起,又渐渐消褪,凉意涌上脑门。他又灌了一口,急切得像在冲洗什么,然而叶修的手突然按在了他的啤酒罐上。

“咳咳⋯⋯你喝?”

“我似乎忘了问你们酒店在哪里多少层。”

蓝河稳了稳神。“扯,我酒量还成的。”

“呵呵,我听说过用白酒壮胆,还头一次见用啤酒壮胆的。”

蓝河一言不发地拨开叶修的手。叶修笑了一声,起身说我去隔壁储物间拿个应急手电。

储物间?是那个传说中的储物间?

它现在就是个真正的储物间。老板娘非说留着作个纪念。

蓝河就着瓶口瓮声瓮气地说,你们老板娘是个好人。

是啊,我运气一直不差。

那当时⋯⋯蓝河没说下去。他又喝了一口啤酒,猛地站起来,那时叶修叼着烟正要开门,他一把拉住叶修,借着烟的亮光,倾身就吻了过来。

牙齿磕到牙齿,叶修吃痛哼了一声,烟灰抖落烫到了蓝河的手,黑灯瞎火找不到支撑点,后背直接撞在了门板上。在喘气的间隙他笑得很不明朗,问蓝河,你想好了?

……说得像你上我似的。

蓝河吐字堪称淡定,倍儿有范儿。他鼻尖几乎贴在叶修的脖颈上,深吸一口气,Omega的气息,气息,还有皮肤下流动的血液引燃了古老的渴望。手探进T恤衫,搅起一小股气流,皮带扣当啷碰撞,拉链一拉到底的清脆,几如破空之声。

烫的身体挤压着烫的身体,有几个戏谑的指尖挤进裤腰,蓝河气喘吁吁地抵着叶修,胡乱想着,完了,栽了,是信息素么,没感觉到啊,理智死哪去了。他像是稻草扎的动物,扑住了一个浑身是火的不躲不逃的叶修,烧得跟他们兴欣队徽似的,一起完蛋呗,他想。火从下身烧过来,须臾已窜到了他头发尖上,忽听得一个女声叫:“楼上还有人吗?叶修?”

声音响在他们脚底下。从楼下,一步,一步。

楼梯上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好久不见,连全职都完结了!

这么说的时候,感觉就像说“几天没见连孩子都有了!”

⋯⋯老叶居然退役了,去打世界杯了。这文被完结章啪啪甩了一百八十个大嘴巴,好爱,感觉再也不会累了。

我猜这么久没更新,大家已经连咬住我打的愿望都没有了!甚好甚好,我并没有弃坑的,以后也不会,只是这段时间生活里发生了一些事情⋯⋯给期待这篇文的姑娘真诚地道个歉。尤其是口喜姑娘,对不起我吃下自己的诺言已经胖了三斤有余,我把我肚皮上的小肥肉亮出来让你捏捏可好?QWQ

下一章似乎要顶风作案了啊望。

总之,恭喜虫爹踩在四月的尾巴上(终于)完结!感谢看我的文的姑娘们,一路走来有你们在,真好!

全职完结啦,但我们的爱不会完结呀。我还可以再宣叶修大大十年呢!我还可以再宣他们十年呢!说不定,说不定就是喜欢一辈子!

再一次,谢谢一起走过的日子。



评论(33)
热度(14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