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欢迎来到24小时谈人生大会会场|

银桂| 恋爱总是由无谓的事情堆叠而成

*时间线在红樱篇之前,银桂重逢之后。

*JOY3幼年性格私设与原作成年性格不尽相同。


〇 


醒来是和尸体跳贴面舞一般的姿势,迸涌的血将碎骨粘成祭拜三途川的塑像,埃烬重重,积满眼眶。可惜死人是不会动的,这连小鬼都知道,只有活着的人才会翻个身又睡去,在蛆蚁涌动的黑暗中,侵入梦境的喘息,压抑着痛苦。

多少年以后,当被覆面而来的血腥和头发窒离梦境,万事屋的老板会想起一个孩子在那座荒山坟场里跌跌撞撞的遥远的夜晚。那时候他被拣回吉田宅住下不久,舒适的床铺和安宁让他神经紧绷,宁愿睡在樱树上,像一头缄默的野兽,不曾称呼过私塾里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银桂| 我所有的旧友都坏掉了

*时间是在完结篇中恢复正轨的五年后世界。

*真是了不起的时态↑

*标题的正确读法:我所有的墙头都在饥荒。

*这个博客大概应该改名为“24小时谈人生大会”吧ˊ_>ˋ


是三味线。音符寂开在黑暗的河流上,像沉沉的灯。凉风起天末。

从拉开的纸门处,只能望见月光剪出的影,男人斜坐在窗台上。深夜之白比黑更寂寞:白的绷带,白的袜子,皎皎明光。

“改行吧。这个糟糕的弹奏水准只需要广播出来,就足以摧毁世界了。”

坂田银时,男,年龄三十出头,特长是煞风景,挖着鼻孔如是说。

“不如先把自己砍矮五厘米怎么样,假发。Cosplay也要有cosplay的敬业精神哟。”

作为一个Cosplayer...

叶蓝| Not Going Anywhere

“你不太对劲。”

蓝河一动不动。脊背挺得笔直,荧屏的光勾勒出他下颔紧绷的轮廓。

“知道哪里不对劲么。”

蓝河不言语。

“你变小了。”叶修宣布。“我不信你没察觉到。你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才这么高。”

他比了一下蓝河将将到他下巴的身高,顺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被蓝河躲开了。

蓝河瞟了他一眼。

叶修自得地坐到蓝河旁边的床上,支颐看着屏幕。 这人,你不能给他一点阳光。

“你在这个年纪开始打荣耀了没有?讲讲呗……你不会心智也回到十六七岁了吧?”

蓝河嗯了一声。

“……直接进入了hard模式啊。”

叶修趴在桌子上,盯着蓝河。

“蓝河,蓝桥大大。”

蓝河...

东西南北

*叶家兄弟生日快乐!

*这文有点儿无聊,我希望下次写东西送给你时,能写得更好一点。我家也不开网吧,无所谓,反正我遇见你了,我总是要遇见你的——因为你发光啊。

*谢谢虫爹写出了老叶这么好的一个人。我睡起来再捉虫。


平原上的雨夜漫如覆水,水中铁轨抽枝拔节,咯噔咯噔之声扰得他在上铺愈觉逼仄,喘不上气,从卧铺床栏的空隙去瞧窗外,睡意蒙蒙的眼皮半耷拉着。他糊涂地发了一会儿呆,慢慢明白过来,梦里听见的格格之声不是那个女人所谓的尸骨在他脚下嘲笑,也不是火车驰过铁轨接驳处有节律的轻噪声。仅仅是他颈椎的骨头在作怪。

他重又仰面倒回床上时,手碰到了裤袋里的烟,勾得他烟瘾上来...

蓝叶| 低俗小说 16

*罔顾虫爹最后两章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6


蓝河佩服死自己了。

叶修嘴上的烟来不及熄灭,就被他夺来夹在指尖,直接把人压在了门上,膝盖抵在两腿中间。现在好了,他俩脸贴脸,大气不敢出一声。

他僵硬地,缓缓抬膝顶了顶叶修,用气音问:“⋯⋯开门出去?”

叶修靠过头来,温热的呼吸扑在蓝河颈侧。往哪儿顶呢,蓝河大大。

去你的。蓝河羞恼,撑开他俩之间的距离,一不留神,烟灰抖了一手背,被叶修眼明手快摁熄了。黑暗中只听他极轻地笑,挤进蓝河裤腰的手指尖一个一个退出来,拭过腰线上薄薄的汗。一只小兽溜进了蓝河心里,踩着台阶上遥遥的步点,挠他痒...

蓝叶| 低俗小说 15

*妈蛋这文已经不算是原作设定了!罔顾虫爹完结章+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5


不,谁也不能总吃泡面的,这条街上本来有店开到十二点——你看我骗过你?H市的饭馆是一出串通一气的大阴谋,偏偏都在蓝河同志饿着肚子时收摊打烊。

“……蓝溪阁的员工大半夜在兴欣吃泡面,听起来真堕落……不对,该叫巧遇大神这个触发技能附带的debuff。”蓝河大半个脑袋都扎在泡面碗里,嗡嗡含糊地说。你们兴欣的泡面储备也真丰富,简直是橱柜里开宴会。好吃,我是不是刚说过一遍?真好吃。

“那必须,冠军之队王者之师,泡面也不会是普通泡面……您慢点吃,因为吃面噎到损失一名公会...

蓝叶| 低俗小说 14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4


落叶叮叮咚咚从鞋尖上跳过去。

蓝河笑得有些僵硬:“叶神好,怎么到这里来了?”

“出来透透气。”

“哦,我也是。”

呸,谎扯得太假。两人同时想。

叶修不紧不慢地抽着烟,只是看蓝河。被看的人不想显露尴尬,就盯着烟看,看那截烟灰颤颤巍巍挂着,顽固地抱住一点红光不落。

这上面什么也没有,蓝河指了指楼梯,没话找话。

原来是嘉世的时候,那里就什么也没有。

这样吗?楼梯看起来很老了。

是很老了。

从嘉世一开始就有?

嘉世搬过来的时候就有了。

⋯⋯

若把这场景缩到小窗,观众将会...

他们扔给孤独者的

*乐哥迟到的生贺!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经历过很艰难的时刻,受到过你的鼓舞,非常非常喜欢你。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往后也要请多多指教。

*希望乐哥不介意我这个死线勒在脖子上于是灵感才想血一样充斥大脑的死拖延。张佳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重要的事说三遍!


1


“张佳乐大神,你有快递在门口——”

俱乐部工作人员喉结吞咽了一下,在霸图队长韩文清的注视中补充道:“请结束训练之后来传达室取。它……呃,有点多。”


2


张佳乐看到林敬言朝他露出一个苦笑,于是他耸耸肩膀,撇嘴笑了,在额...

蓝叶| 低俗小说 13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3


“你来了啊?”


蓝河拧眉望着叶修。这人眼底映着一星红光,嘴角挑起笑意,像战火中胜券在握的帝王。

“你一点都不惊讶?像很有把握我会怎么做似的。”

“哪里话,随便一猜,正巧猜中了,真是好运气。”

“凑巧登上你们老板娘的号,又凑巧碰见我?”

“那必须是故意的,哥都说了是在挖你墙角。”

“⋯⋯你——唉,当初让我帮你管兴欣,现在还让我帮你调剂兴欣和嘉世。看上去异想天开,你又好歹知道防着我。说起来,嘉王朝和兴欣都急求发展,但现在挑拨公会关系,只能说顺水推舟。何况我是蓝溪阁的卧底呢。”

叶修...

双花| Hello Goodbye

 @亦岛 成人快乐!

在美帝的一些地区现在也许还是2月14号,所以我赶上了,嗯哼。

我把你设定成了这篇文里连名字都没有的重要NPC!没错,我知道我把你写OOC了,但那又怎样!咬我啊!来咬我啊!

祝你新年的五个愿望能全部成真,你可别怂。

⋯⋯虽然我知道偶尔怂一怂感觉可好了对不对。


*私设如山。


You say yes, I say no, you say stop, and I say go go go.

被人叫住的时候,我没有立即停步。离转身的时机还有两步,我得抓紧把满脸的喜出望外掖回去。背身掖秋裤的没见过?这东西藏里头暖和,露出来就上不了...

蓝叶| 低俗小说 12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2


“老板娘你这是要不行啊。”

“乱战呢别打岔,我知道你行你倒是上啊!”陈果怒。

“成啊我行我上,借我来一把?”

“自己抓个马甲号去!”

“这不是怕你死了么,等我上线你都死两回了。”

“去你的!这么乱怎么给你接手操作——”说话功夫,逐烟霞视角巨震,血条又心惊肉跳地薄了几分,陈果再顾不上叶修,连呼牧师。小回复术的光芒中陈果正想操作走位,屏幕上逐烟霞却突然毫无征兆地抬炮,一发卫星射线豪迈地轰中了对面三人。

叶修左手赫然已经抚上键盘,这人居然还有余裕用右手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在陈果的瞪视...

蓝叶| 何须清醒

* 请问,你真的满17岁了吗?虚岁是不行的哦。

* 群里姑娘的梗,我写出来显然不是姑娘想的那样啦,就当借花献佛,新年炖块肉吃,祝终能免除冻馁之患,开心开心。

* But I feel like a horse out of rope on the road of OOC. _(:з」∠)_


“叶修⋯⋯醒醒?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吗?”

“⋯⋯哪年?哎呦,我这是穿越了⋯⋯?多多指教⋯⋯我是叶修,今年⋯⋯三十岁,打荣耀的⋯⋯”

“打住打住,这大半夜的!冬天!穿越个头!你把衣服穿上行不行?”

“⋯⋯穿着呢⋯⋯嘿嘿,小蓝你什么时候买的西装⋯⋯这领子真紧,啧⋯⋯...

蓝叶| 低俗小说 11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1


那之后,叶修在他该出现的地方出现,比赛转播、发布会、新闻。蓝河想从生活中剪切掉这个人时,只需要点一下鼠标。一切照旧。

最初的几天,他登陆荣耀时会出现一刹那的错觉。他专注地盯着载入账号的进度条,仿佛蓝桥春雪载入完毕时,他的消息栏里会突然暴起一连串的叹号,君莫笑又杀来神之领域了速度速度坐标(XXX,XXX)。

但是当然没有。叶修现在也不敢把君莫笑牵出来遛了,蓝河推测他应该是很少上网游了,职业高龄又经历了上赛季的剧烈消耗,理应休养生息。何况这个夏天退役的蓝雨元老魏琛投身兴欣公会建设工作之后,在网游...

蓝叶| 低俗小说 10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10


叶修在枕头上扭过头看蓝河,人趴在枕头上,睡得香极了。

窗帘顶端漏进来阳光洒在墙上,蓝雨海报光面上湛蓝的水波流转。书桌下电脑主机闪烁着绿灯,黑屏的显示器边缘贴着夜雨声烦的贴纸,蓝雨应援T恤搭在椅背上,提示着昨天的种种意外事故。

墙上的钟安静地指向六点十二分。

叶修轻呼了一口气,试图把自己撑起来,但随即浑身酸软地砸回床上。

他的动静却闹起了旁边的人。那人窸窸窣窣动了动,半晌,才慢慢撑起小半身,头发乱糟糟让叶修想伸手揉一把。

蓝河迷瞪地盯了叶修几秒,突然呼啦一下从床上...

蓝叶| 低俗小说 9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请问,你满17岁了吗?^ ^


9


咦?被屏蔽啦?

战略转移!

http://bel-ami.lofter.com/post/3058f0_d44952


*以下是页面自带小弹窗


终于敦上伟大友谊啦。

肉不太香,这文水平各种欠火候也不是第一次说了,说也没辙,所以今天说点别的。

我还是挺重仪式感的,但我家的破网速让我玩不起卡着1月25日零点投票这种戏码。攒了那么久的票,投完心情比预想中的还要平静,也许几百票分散在十几个号上投来就没它听起来那么爽。

先谢谢痴汉 @亦岛 在十月成...

蓝叶| 低俗小说 8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8


夜风温热,泡桐的花掉在肩上,啪嗒,啪嗒,暖意薰人。

稀稀落落的人行道上,蓝河连撞了两个人的肩膀才终于回过魂来,抬头四顾,前方拐弯就是叶修所在的街道。他恍然竟不知自己是如何走了这么远,忙一摸身上,钱包手机钥匙都带了,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出门时神智还算清醒。

不就是见个大神么,还不是自己最崇拜的黄少。讨价还价过,卧底过帮工过,竞技场都不自量力地打过,脾气都快给人气没了。现在多了这么一出尴尬的巧遇,交代清楚,当没发生,保守秘密的同时趁机增进一...

蓝叶| 低俗小说 6-7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改4、5时把两章并到一起了,吞掉了4底下大家的回复,十分不好意思!以后尽量不删啦。


6


夜雨声烦:卧槽老叶老叶老叶你猜那人是谁

夜雨声烦:蓝溪阁第十区的开荒会长!!!! ID是蓝河,这你都没印象了,你在新区究竟都搞什么了啊啊啊??!!!

君莫笑:想起来了

夜雨声烦:我去,十区会长靠靠靠人家肯定牢牢记着你呢,毕生心理阴影怎么能忘,想想都心酸!而且哎哎我怎么听说你没少坑我们蓝溪阁材料啊我跟你说这事不算完!

夜雨声烦:人呢人呢人呢人呢怎么这么久没动静不会吓瘫了吧

君莫笑:呵,在呢...

蓝叶| 低俗小说 4-5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4


蓝河喘着气,待视野中白光渐褪。

盛夏傍晚的天光很明亮。他抽了张面纸擦拭,发着呆。电脑屏幕上还打开着荣耀论坛的一个热门主题贴: 


叶神让人苏dieeee的瞬间!

楼主:沉玉 


第一楼双手奉上电竞周刊某期高清采访配图镇楼,照片上叶修手中夹着根烟,靠着兴欣的沙发,懒洋洋地冲镜头一笑。

楼主激动地说,楼主曾经在网吧碰见过一次叶修大神杀野图Boss,那时候还不知道那就是叶修大神,就站在后面围观高手。都说叶神以脸拉怪,就算是又怎么样。一把千机伞使得风生水起,楼主看屏幕上视...

蓝叶|低俗小说 1-3

饿扁了。新年新气象,捋袖子自己除一除冻馁之患。

*原作设定+ABO设定,慎,慎,慎。

*远没它看起来那么多肉(⋯⋯)。

*蓄力条特长,会反复反复修前文。我专注写,大家凑活看,开心就好。

*啊?没肉吃?更得慢?不开心?不开心也拉倒啦。^ ^


1


“兄弟,要帮忙么?⋯⋯呃,我是说你需要抑制剂么?”


隔间里的人没有说话,只是门板下探出了一只手,蓝河递过抑制剂时,掌心碰到了那人湿漉漉的手指。他不愿细想那是汗还是别的什么。

九月的G市溽暑未消,体育馆里的空调却停了,偌大场馆为了晚上的比赛而提前清场,荣耀联盟第十一赛季常规赛,蓝雨主场对兴欣,就在今晚此...

喻黄| Pillow Talk

黄少天终于挂了电话。才一会的工夫,光线已经暗淡了下来。蓝雨的楼梯间安的是声控灯,这层的大概是坏了。他搬着行李箱,又要歪头看着台阶,爬到顶楼时脖子都酸了。

天井上方乌云积聚。他拖着箱子走过寂静的走廊,不时地查看一侧房门,直到在一扇门前停下来。蓝雨宿舍的门牌上很人性化地写着人名而不是数字,对刚入住的新队员来讲确实便利了许多。

一个熟悉的名字换成了另一个熟悉的名字。他伸出手指逐一划过那三个字,在后两个字上反反复复地划了好多圈,尔后缓缓地将额头抵在那块门牌上。

也没有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暴雨将至的气压让人胸腔发闷。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把弄着那个圆球形的门把手,咔哒...

喻黄| 一个既坦诚又不坦诚的故事

黄少天清醒得像一条鱼。

空调停了,房间里的空气像一锅熬了很久没揭盖的汤。没有衣物覆盖的皮肤粘在凉席上。他翻了个身,满头凉汗蹭着湿热的枕头,大腿皮肤剥离凉席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眼睛发干。清醒得一塌糊涂。

他曲起腿,挠了几下贴席处烙下的棱纹,就烦闷地让手臂滑回床上。他又翻了个身,把四肢摊平。

“睡一觉简直比通宵打怪还累,”他瞪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黄少天选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应该回头再睡一觉。职业素质职业素质呢,这要真让老叶说中了下个月我都没法做人了。去去去,把地上的毯子捡起来⋯⋯呸啊那玩意现在肯定还是又湿又凉,幸好刚才把空调关了,不然夏天感冒就真有意思了。”

酸...

叶蓝| 烟酒二三事

01


“看见没,我就说你是个当保姆的人才。”叶修从屏幕上方瞟了蓝河一眼,乐了。

“⋯⋯”蓝河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书包,和乖乖地扒在他腿边,偶尔抬头冲他吐泡泡的小朋友,弯下腰,和颜悦色地哄小孩说,“走,咱们先洗手。”

在小孩听话地转身进厕所的一刹那,冲还在玩味地看着他的叶修飞快地比了个中指。

这一幕实在太有即视感,叶修愣了一下,想起当年全明星台上刘小别发青的脸色,啧了一声:“小蓝你怎么什么不好就学什么,我得找黄少天算账。”

蓝河心说,我遇见过最不好的东西就在这张电脑桌后坐着呢。就见叶修叹了口气,掐灭了指间夹着的香烟。

来G市出差的远房亲戚把小孩托给蓝...

©  | Powered by LOFTER